Back to top

Philippe Fernandez 這個人象徵了三件事:柏林、怪癖(kink)、刺青。這位 33 歲的西-+$pEa*j$=b*JnO0Os!LC^9diLyv)%vd_T3#@Gsd5T*gpS=-Pi班牙藝術家,是位於柏林的刺青工作室「AKA」的共同負責人。他以戀物主題的黑色墨水刺青聞名,那些刺青往往描繪多毛又健壯的男人,呈現你能想像到的各種體位。Philippe 接受雜誌 Mister B WINGS 專訪,暢談他的工作、戀物傾向與 COVID-19 疫情後的生活。採訪者為 Marco Hohl。

補充閱讀:訪談同志刺青師 Philippe(上):我想在人們身體刺上各種老二圖案

Marco:有沒有什麼關於性或戀物的場面是你最喜歡畫的?

Philippe:這會隨時間改變。有一陣子我畫很多腋下、胸部和手臂,我也很喜歡畫拳交的場景。在那種情況下,身體的外觀和運作方VNAgc@t-wYL9LDI$6=28Yzp6*Td!BaTK!k@Nyi3Szye_$o^^cV式是我喜歡的事情。我畫的一些常用刺青圖案(flash tattoos)可以非常露骨,你會看到陰莖、屁眼,甚至有手伸進去的畫面。但我的其他作品就傾向模棱兩可,並保留一點想像空間,我認為這樣更性感。

Marco:你有時Cym8pmE4*z1VWEhozp=f+6&HQhhNO6EgYSprJ6dpLk0M-3!@jD候會把非常傳統風格的部落紋身放在你畫的角色身上,我覺得很有趣。這相當前衛也很有後設意味。

Philippe:我並不特別喜歡部落元素,但我看到有大面積部落紋身的肌肉猛男在夜店裡跳舞的時候,我覺得很性感。那對我來說絕對是一個轉變,也是為什麼我把那些圖案放在角色上。這也有一點玩笑HSayiW*x*d7+d$0gi4B@Hu=F4*V6Cb6w^sV0JNn2^b0AN%VIb1成分:其實我所畫不是部落紋身,我所畫的是身上有部落紋身的人。


(圖/Mister B WINGS)

Marco:有沒有什麼你想刺的圖案但之前都沒刺過的?

Philippe:目前我的作品通常只畫一兩個角色,但我想做更大面積、更大構圖的作品。我為馬德里的一家刺青工作室設計了 T-shirt,有個雙手被綁住的女孩,主人斜倚在電話旁邊,還有另一8_!oV6AzhI8Wa+6)F9DQR9wVYMMp=fP7tKyG%2i2lEUTa=#m&=個戴面罩被綑綁的女孩從天花板倒掛下來。我會想刺類似的圖,甚至更多角色也沒關係,刺在某人的背或覆蓋整個大腿。但你得是對戀物傾向很投入或者很有自信的人,才能刺這樣的圖。

有些顧客會在一個月後回來,要我幫他們手臂或腿上的大屌穿上護襠。他們在柏林,沒人會在乎那些刺青;但後來他們跟家人見面或去海邊玩,才突然意識到身上有個老二圖案大家都看得到。在我動手刺之前,我總是和顧客談論他們選擇的設計:「你明白自己會得到什麼嗎?你知道它會對生活產生什麼影響嗎?_^T9wXoCUnt9O==qo(PuyNAEU@T8ccxd%W@pUKu@bS0xI9(MfK」我們也會討論刺青的位置,這同樣重要:「你希望它可以被 T-shirt 或褲子蓋住嗎?還是一直露出來也沒關係?」我是通情達理的人,我也明白我刺的圖案是什麼。如果客戶再三考慮,我也沒關係。無論是什麼圖案,刺青都會對你的生活產生影響。

Marco:第一次有人要你用護襠蓋掉老二圖案的時候,你怎麼做?

Philippe:說服他們別這樣做。那次是一個朋友問的(笑)。

延伸閱讀:嘎專訪|滿腦子都是色色肉棒的愛幻想香港大叔插畫家:鬍鬚佬


(圖/@PhilippeFdz/Twitter)

Marco:你有什麼個人的戀物傾向或怪癖?

Philippe:肉壯、結實、多毛的傢伙。我也喜歡運動裝備,這跟我小時候有關。我打過很E*6fXAvt4SJW9&nG7zbtdk+ABOAvuyR(6AZ2mDhcEuOxop)WD7多年排球,運動短褲透出的屌形會讓我瘋狂。我喜歡看到一大包,我一直都對屌很著迷。現在我長大了,也開始喜歡其他東西,像是乳膠和皮革。在疫情之前,我的戀物行為和怪癖都可以連結到跑趴,疫情之後就沒有那種機會了。我每三四個月出門一次,但基本上過著清醒的生活。我不喝酒,也不嗑藥。

過去兩年我變得更像是一個觀察者。我透過藝術作品來實踐我的怪癖和戀物,這幫助我以不同方式體驗它們。當酒吧和情色夜店無法營業,我的部分社交生活轉移到網路上。IG 的審查機制讓我決定開 Twitter 帳號,這讓我看到了一個新世界。我和不同y7QksT4_=yTF*vov+OQFkF_DhIMk*S8Lf5Sna@d@&xoSn8&HyL的觀眾群有了聯繫,還與我不認識的人交流。我差不多在那個時候開始幫別人在屌上刺青,Twitter 讓我能夠展示這些作品以及創作過程。我得到的回應真的很有趣。很多人光是提出要我刺青在他們屌上,就可以讓他們慾火焚身。他們不一定是真的想刺,但他們還是會傳屌照來,並跟我分享他們的性幻想。我喜歡這種互動,也會把這種情境用在作品裡。他們的各種幻想都可以出成一本書了。

既然防疫措施放寬,或許我會再次開始外出,用新的方式體3CDl9v(oGHf)U@QEOS=P$ViD=_WDew^Uaoj58HVNpV1l5T@-Ja驗我的癖好,而不用在派對裡迷失自我。這是一個學習的過程。我認為這適用於很多人,他們在夜店裡可以玩很大,但現在他們必須去思考,外出時想成為怎樣的人。感覺就像回到 16 歲,一切都是新的體驗。

逛逛其它主題的新文章:

看更多《性愛》文章

-

譯/Kevin

Source: Mister B WINGS


任何合作提案、廣告刊登、贊助,請來信至 

資深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數位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