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台灣於2019年五月通過了婚姻平權的法案,而近期上映的國片《我的靈魂是愛做的》則更為台灣對LGBT的[email protected]&gYJw#k1E29928c&f#P-8E8(hVQxSQLeNzCHw!Z#接納度測水溫。

由台灣導演陳敏郎執導《我的靈魂是愛做的》獲得了2Drh6(qDw$evbH#M#pd*Iv8YjqcMpMmXWlfhdq_gx)sod*34WRK019金馬獎的最佳女配角獎。本片敘述一名年輕的男同志老師,面對來自家庭、同事以及伴侶的重重壓力,在讓他人與自己接受自己的性別認同中掙扎。此片將於12/6台灣上映。


(圖/我的靈魂是愛做的)

台灣導演陳敏郎於1970年出生,在台灣長大後,前往美國完成紐約大學電影系的學業。他的第一部劇情片《你的今天和我的明天》於2013年放映,講述一位生活於紐約的台灣移民1e*vSa^sbt!f0Ib2XhnaOkXeKwCPd8!5z6pG8#Vd)Bg==mJiW+,摸索自己的陽剛性別氣質。

陳敏郎在11月24日參與了亞洲最大LGBTQ+影像製作高峰會GOL Summit,當被問到他在紐約與台灣的拍片經驗差異時,他表示在美國大家會與導演共同創作,但在台灣變成大家來問導演要什麼。「當然在台灣拍片成本很少很辛苦,加上文化環境上有限制,所以大家不會認為這也是自己一部份的創作,這點是我稍微沒有預料到的。所以我從紐約拍片回到台灣,需要努力去調整這樣的落差。」陳敏郎鼓勵台灣製作團隊可以跟導演共同創造出屬於自己的創作。


陳敏郎(右後)參加GOL Summit
(圖/府城逐夢人影像工作室


陳敏郎(最左)參加GOL Summit討論
(圖/府城逐夢人影像工作室

這次回台,陳敏郎除了參加GOL Summit,同時也參與《我的靈魂是愛做的》的宣傳活動,其中他接受了Global Voice接受的專訪

拍攝這部《我的靈魂是愛做的》的創作動機為何?

陳敏郎:我最原先的想法是要拍有關同志伴侶的電影&O3(!2pnjy5u5Vc*9xm+XX9CsoAoeI9B8QRkXBUOxO_!my9tb5,其中一個是HIV感染者,另一個沒有。後來這個故事昇華了,我決定要在台灣拍。劇情主要是在講26歲的公民老師Kevin,愛上了一位有婦之夫,且對方是HIV感染者。Kevin面臨了相當多的難題,包括了面對與自己同住的母親、愛滋的恐懼,還有愛人的老婆。除此之外,有人在學校散佈Kevin感染HIV的謠言,而校方則強迫他辭職,儘管在台灣因HIV而遣散職員是違法的。所以這部片的主軸是聚焦於一個相對年輕的人身上,如何面對各方壓力。《我的靈魂是愛做的》是關於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呈現了多層次的細膩情感,我覺得這不只是一部同志電影。

對於這次榮獲2019金馬獎,你有什麼想法呢?

陳敏郎:台灣對LGBT電影非常友善,自1962年成立以來,每年至少有1到2部LGBT電影入圍金馬獎。1993年時,由李安執導的同志電影《囍宴》獲得最佳影V9K1e(9WeqUQvv1em7W&Yi0^#_p8iARrQf^GBYu+B9uD_q4r1b片;2003年時,改編自白先勇的同名小說《孽子》電視劇則是獲得了金鐘獎。

我覺得最佳女配角張詩盈實至名歸,即使戲份很少;她的角色在老公出於社會與家庭壓力而與她結婚的情況下,展現多層次的表演。她發現自己陷於三角戀中而別無選擇,且承受巨大壓力。因為她嫁進了一個大家族,在承受婆家給予生子壓力的同時,還得保持體面,8nBL=RTGk!tXLKAV9k7M-rqhK5BMq$e)pS+m^j(qXjMBXDrJYp但也留有寬容和善良的一面。


(圖/我的靈魂是愛做的)

台灣常被形塑為東亞LGBT權益的燈塔,整個社會都是如此友善嗎?

陳敏郎:首都台北就是個非常開放的空間,我們有一場很盛大的同志大[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8v)CZZu([email protected]+eVGkOSRPHixnYFZ遊行,所以身為同志其實沒什麼大不了。但我們還是得跳出同溫層,看看這個社會的真實現況。當然,台灣很民主,但仍舊只有30年的民主歷史,這也是為什麼我挑了一個30歲以下的角色,我想要看這個解嚴後的世代經歷了什麼。

這也是這部電影在16家戲院上映的原因,我們不想要大張旗鼓卻只看到半滿的影廳。這是一部藝術電影,與受電視劇情影響的台灣主流電影中jBwqCBpzs4rm=Run%8gVoTqlsIiWAqU0MTVw(b^ssl#gm#I1Ir不同。我們希望可以透過口碑來說服喜歡獨立電影的觀眾入場欣賞《我的靈魂是愛做的》。

台灣目前有誰反對LGBT權益呢?

陳敏郎:最大的反對團體多來自宗教組織,大部分是基督教。他們握有資金,且受到境外勢力影響,並利用盲目的認為同性戀是錯的,即使聖經根本就沒這樣寫。但也有其他因素,亞洲傳統都避談同性戀,以致出櫃的人數不多,也讓大家沒有機會去理解生活圈中有同志的樣子。這是我想和Kevin一起努力的地方,以朋友的方式介紹給人們,讓大家都能AU7HTFacJ60#wNa4X2N7r0gNL&TFhIVMO5q6yIO(U&=yn8!Utv理解他的困境:「我了解他」。

我之前很難想像台灣同婚會合法,得感謝祁5^feMsuh3^#4Bd5X!jTVi#&%[email protected]+FUlt5xnMLxl1Y!W8(n家威勇敢地向世人出櫃。身為台灣人我從未感到如此驕傲,我們通過了婚姻平權的法案。


(圖/我的靈魂是愛做的)

譯者:William

Source:globalvoices.org

2020年3月,國際NGO「孕嬰爸爸」,將來台舉辦「台北同志育兒與代孕研討會」!

2019年年初,「孕嬰爸爸」便曾來台舉辦「台北同志育兒與代孕研討會」,當時超過300位準爸爸參加,與20多家育兒廠商對談與諮詢,盛況空前!

為回應廣大亞洲地區準爸爸的期待,「孕嬰爸爸」將會在明年三月再度舉辦這次會議!國際育兒業者諮詢、經濟協助資訊、代孕流程介紹,將在會議中一一分享!

難得機會別錯過,詳情請看孕嬰爸爸官網

「真心話大drunk夫」邀請彩虹光譜上不同性別取向、不同身份性別的彩虹家族以及LGBT支持者玩「酒醉版賓果X真心話大冒險的微醺遊戲」,遊戲規則「吐出真心話,不然乾掉一杯shot」,展現彩虹成員的多種關係樣貌。多元樣貌的關係與身份之下,愛就是愛,份量與感情不會因為性取向或性別身份而有所不同。

「真心話大drunk夫」全片線上看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