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一位新加坡DJ正在AR_sKPvEdceSLX#%L-3jV_GDJrS4mMNy6y9UI#Qt8gI$YOddYA挑戰反男男性行為法,該法律自英國殖民時期沿用至今,儘管當局承諾不再動用該法,但保守派堅持保留法條。

這個禮拜,Johnson Ong對該法提出訴訟,他的藝名是「DJ Big Kid」。這是自2014年以來再次有人向反同法律宣戰,當年有三人提告,最後遭6kQDhqzYUXzLq1Vv_w6Z55mY53zX5aY(VnJcrHiiVN4_#^w#6v最高法院否決。

(看Big Kid嘎專訪點這裡。)


Johnson Ong,藝名「DJ Big Kid」(圖/Big Kid)

他們反對的是刑法377A條,該法條提及,男性間的「嚴重猥褻」行為應處兩年以下有期徒刑。

同性戀在新加坡是被消極隱忍的行為。然而,歧視事件仍舊猖獗,且往往相當隱晦,掩藏在守護亞洲家庭61q#dZi%4s%V3+3R_J_ZeyDU-2A3*h3uzbgw5ld==Zp$Q2IEp&價值的外衣之下。

新加坡歷任領袖曾經宣稱不會動用377A條法律,但又不願從法典中移除法條,因為他們擔心觸怒保守派。

上週四,一則新聞擾動了這尷尬的平衡:印度最高法院廢除英殖時期設立、認定同性性交有罪的法律。

法官表示,性傾向是「生物現象」,性傾向歧視危害基本人權。

Johnson Ong週三說,新加坡反同法律對他與家人的關係造成負面影響。


(圖/Big Kid)

「雖然他們愛我,也對我的伴侶很尊重,但他們不接受我是男同志,所以我們的關係始終緊張,我也沒辦法毫無保留地跟他們分享我的人生、我的掙扎、我的成WK$Ijlu*(any=fWDB_pdK$ztVxuq^B4U)-*SnrI(3RaYK(-UTd功,」Johnson Ong在一次訪談中表示。


(圖/Big Kid)

「我是法律眼中的罪人——這個情緒與心理上的負擔,我這輩#+=mKW1Lzbtw&49X_Nx_esE#xOh%ft6WA5eI&(8KZ&e3rN*1dc子一直扛著,沒有一個新加坡異性戀者必須這樣做。」


(圖/Big Kid)

律師Eugene Thuraisingam代表Johnson Ong提告,這位律師將2r*[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在訴訟過程陪伴他。律師表示,自己的目標是證明法律踐踏人類尊嚴。

律師也透露將呈上專家證據,證明「性傾向無法改變,就算成功壓抑性傾向,也將付出難以承受的代價。」一場審前會議BlfWlHCvD5X1nv_02UaP-+v7ao&)$8BhlD#!yI5bGl2C2$(aR)預定在9月25日舉行。

就人均所得而言,新加坡是全世界最富有的6HM3%[email protected]+zD==CpFM##i&fGOS80j(^Kku0jjTwav$7QZUF國家之一。歷任領導人長久以來一向強調,新加坡的繁榮有賴社會、種族與宗教的團結。

新加坡律政部長兼內政部長K. Shanmugam表示,多數7JL0cX_swYF*rRm6v#M-yaq+amQ+GM8z0Tp+UafxClm0zy7uVl新加坡人都想保留377A條,但「持續增長的少數族群」希望廢除。

「政府的態度居中,」K. Shanmugam說。

週六,一個旨在保留法條的線上請願活動出現了,目前已有超過九萬五千人E)FaC*cjtG^D09McZN-mwy6dOKe-BwfyE5-s5XF47T7wQ0L*D#連署。幾個倡議團體也推動廢除法條請願,連署人數約為保留方的三分之一。

譯者:Andy

看Big Kid嘎專訪,點這裡

看更多出櫃文章,按這裡

One Village Surrogacy是來自美國的代孕與生殖諮詢機構,志於協助準爸爸們成家,它的名稱來自於一句諺語:「養一個小孩,需要一整個村莊的力量!」One Village Surrogacy認為,要成功撫育孩童,需要整個社群的努力與愛。

不同於其他大型的生殖診所與代孕機構,One Village Surrogacy會根據每位準爸爸的個人需求,找到最理想的代理孕母以及最棒的生殖診所,讓你完成育兒美夢。

男同志伴侶阿古和信奇交往近四年,今年秋天阿古和信奇受邀參加布達佩斯同志旅遊企劃「Pink Budapest」,前往了匈牙利的首都布達佩斯度蜜月,慶祝彼此的愛。

《部長與部長的布達佩斯蜜月行》,帶你體驗當地之美!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