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波蘭有超過三分之一的地區做出擔保(pledge),要成為「無LGBT(LGBT-free)」的^[email protected]+MV2H^IlliD8rr7vQeKXdaLkkLd%g%DqA1地帶,並承諾要抑制那些鼓勵寬容的行動、避免對非政府組織提倡平權的工作提供金援。

這種排擠的行為,主要是執政的「法律與公正黨(Law and Justice Party)」所導致的,他們經常把LGBT+權利視為是外來勢力的侵略,或是威脅民族認同的「瘟疫」。

但Jakub和David這對同志情侶決定不管眼前的歧視如何,在疫情期間他們要散播善意和正面能量。(延伸閱讀:新冠疫情不是只讓人們彼此疏遠 這對男同志一起居家防疫3個禮拜後直接在一起


(圖/@jakubidawid/instagram)

他們在說明計畫的6gcrFg([email protected]%&c9bADrUOrJnqx0N2Mw#CO*Ywlutc-YouTube影片中提到:「人們缺少基本的保護措施,口罩也變成稀有的產品。這就是為何我們要自己做口罩發送給民眾的原因。」

「但我們的口罩非常獨特,因為他們是彩虹的顏色!所謂的『LGBP-AGEg+tDuqR(Mi8KVt_HG%VwicS=cks&bZT*_a2sU7r=0)QosT瘟疫』要來協助保護人們免於真正的瘟疫。」

Jakub說,他跟自己的奶奶借了縫紉機,並和David一起做了300個口罩,要在波蘭的三聯市(tri-city)即Gdańsk、GQrEE(M0LtwNVEx_V(7r!GTE6E&$*wwif$I(qH#Np*yBRUkb-l8dynia和Sopot的街頭免費發送。

雖然他們拍到某些比較緊繃的時刻,但人們的反應是壓倒性的正面。

有位男生問起是否有其他顏色的口罩,他們倆很有信心的回答「沒有」。另外在某個片段,有個警衛走向他們並告訴他們這裡是「私人區域」,但接著說道:「但你們來這裡是為了這麼棒的事情,所以我是不介意。」(延伸閱讀:同志護理師參加派對後患新冠肺炎現已插管 男友發起募資籌高昂醫療費


(圖/@jakubidawid/instagram)

根據媒體的報導,Jaku[email protected]#9qEw8!0^yVjHkm34wzxWKJ0LD9F=jUl-J2HCwW8Umllb提到:「有許多『無LGBT』區域在我們國內成立,所以我們其實有點擔心人們會對我們的行動有什麼反應,但他們都被我們的點子所打動。我覺得他們真的很感謝有人在乎他們的健康。」

oZ0(BQa=EWJDK9Q=V#BWKh+bACY7=nwP1Dc06zP=*&e_Myj5F_「看到彩虹沒有嚇跑人們反而還保護他們的安全,真的是件很棒的事情。很多波蘭人說我們是瘟疫,所以我們想到,如果我們幫人們克服真正的瘟疫,他們也許會改變想法。我知道這樣想很天真,但如果我們可以做些好事,為何不做呢?」

上週,波蘭的國會議員表決「不撤回」一項爭議性法案,該法案把性教育視為犯罪,並把教授相關課程的人都斥為戀童者和LGBT+擁護者。(延伸閱讀:西班牙男同志樂手為防疫住戶演奏鐵達尼主題曲 鄰居薩克斯風手隔空合奏 眾人拍手叫好

兩人發彩虹口罩的影片:

譯:Kevin

更多新型冠狀病毒文章

城户士郎在大學恩師的葬禮上與以前的同級生純文作家木島理生再會開始。

過去學生時代的木島作為小説家發揮了其才能,雖然身為學生卻獲得了很大的獎項。城户嫉妒木島的才能,但是因為讀了木島的作品,充分了解到自己沒有才能,所以放棄寫小説,成為了色情小説的編輯。

但是,重逢的木島生活也不如意,面臨着小説家的壁壘。於是城户向木島提出要不要寫色情小説。此後,城户為了自己的方便,打算讓木島成為色情作家的蒲生田鬱夫的弟子。蒲生田為了讓自己的公司出版他的遺作,利用了木島。但是,因為木島理生這個名字,蒲生田誤以為是女性,對城户非常生氣。作為讓木島成為弟子的條件,反而讓木島和城戶的關係起了變化...《情色小說家:靛藍色的心情》GagaOOLala 線上看🌈https://bit.ly/38dH8XK

歡迎聯繫合作窗口☞Jacob:[email protected]

按讚追蹤男同志網站GagaTai↓↓↓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