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烏克蘭有一對男同志情侶到法國度假。突然之間,本來的旅遊地點竟成了他們的新家。

Nazar 與 Yuriy 在 2 月 11 日的時候抵達法國,準備展開短期的旅遊。

他們去找巴黎當地的朋友,但某一天迎接他們起床的是可怕的消息:俄羅斯入侵烏克蘭。

延伸閱讀:俄羅斯「血色清洗名單」流出! 竟包含烏克蘭 LGBTQ 族群


(圖/Yuriy and Nazar/PinkNews)

他們在這之前就知道兩國的緊張情勢持續在升溫,但從沒想過他們的國家、他們建立共同生活的地方,會vyy+X-a$l0jS$w_x#Gub*j4XuPR2oy1=W+pFz)UCLq$PmrJTNv遭到這種殘酷又突然的手段襲擊。

「這簡直像是恐怖片劇情。」Nazar 告訴媒體Ymu914IUXEB3xWAsLs-$-mLdNvewz5etfsk^NhOd$t1O$*o*eN:「我看著那些照片,一切的東西都被摧毀,我真的不敢相信。」

一夜之間,他們失去了家園以及心中的安全感。他們發現,他們被迫跟住在戰區的親友們分隔兩地。

NazarrBFDLwhV8g^36Nny6W1GH_DN1O+h#uFKNjl$TFg0Md!9ia^qRC 甚至不知道他的雙親是否還活著。他說:「我已經有好幾天聯絡不上他們,因為他們那裡沒網路、沒電也沒瓦斯。」

Nazar 除了擔心雙親的安危,也怕他們受到俄羅斯資訊戰的影響。

「我上次跟他們通電話的時候,他們跟我說,那些殺人和對民眾開槍的不是俄羅斯人,而是烏克蘭人。」

他說:「F3q*[email protected]^21j=F*&j0yHOYQ6XyM5KL(6%pn6Lvi這真的令人難以置信,他們承受著俄羅斯軍隊的炮火,還相信了俄羅斯的宣傳。這對我來說就是悲劇,我無法相信。」


(圖/Flickr)

那也是他最後一次跟他們說到話。「我很焦躁,他們就[email protected](H8z&yS=Efnv這樣從網路上消失了。我不知道他們是否還活著,或只是躲在沒有訊號的某個地下室。」

Nazar 心中還有一股罪惡感,因為他和 Yuriy 竟然不在烏克蘭協助大家對抗壓迫者。

他說:「我想我們還是得留在這,所有我們聯繫過、現在還在烏克蘭的朋友都[email protected]!s3oeGrx77J8m&WHTC9oL(b說,我們不必覺得有罪惡感,因為我們並沒有任何軍事方面的經驗。」

不過即使在戰前,烏克蘭的生活對於 32 歲的 Nazar Aa6vung%wE&bOTMhv8_RLyn*KGq0f!a#0VKj%Css0NNd=BPZb+與 26 歲的 Yuriy 也並非一直都很好過。

他們在一起 6 年了,但在這段時間裡,他們面臨來自家人的壓迫態度。

Nazar 的姊姊還曾經威脅他說,如果他不「改變」,她就要殺了他。


(圖/Flickr)

他們在烏克蘭的生活不盡理想,但他們是有理由對未來抱持希望的。

他們曾考慮過搬到其他歐洲國家展開新生活,但他們看見烏克蘭 LGBT+ 處境有逐漸改善,並為此感到振奮。在年輕人之間和在大城市裡面,大家的態度有越來越進步。

但戰爭讓 LGBT+ 權利的進展都停頓下來。Nazar 與 Yuriy 對此抱持務實態度:平等是很基本沒錯,但 LGBT+ 族群在戰爭中是無論如何不會有自由的,特別是當侵略者是俄羅斯的時候,因為 LGBT+ 在那邊依舊面臨壓迫和暴力。

Nazar 說:「戰爭就是戰爭,在戰線另一邊的人可不打算仁慈。他們根本不遵守任何規範,甚至可以瞄準平民、瞄準無害PMTD7T*+uW%3iiJJOIK8TYzX)4az&qYYuQ3e#zv(HvY7W5_5=4的民眾。」

所謂「親俄羅斯的烏克蘭政府」,這樣的概念讓 Nazar 嚇壞了。他說這樣的結果絕對不會發生,烏克蘭人民會強烈反擊,他相LZ$R7F+M(85ZdeKXE2DSZ6z#[email protected]_4*nRs信他們會贏。

不過,萬一戰況真的不樂觀的話,這表示他們兩人可能從此回不去烏克蘭了。

他說:「烏克蘭出現親俄政府這樣的微小可能性,是如此讓人震驚且害怕。如果真的變成那樣,我不會想再待在烏克蘭。我知道在車臣發生過什麼暴行,我也知道他們對 LGBT+ 的態度是什麼。」

延伸閱讀:

看更多《國際新聞》文章

-

譯/Kevin

Source: PinkNews

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