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今年三月,男同志摔角選手Dave Marshall開始拍G片,並把部份收益捐給防治自殺的慈善組織。

三月以來,這位29歲澳洲大男孩透過他在OnlyFaOr(c*[email protected]@KUCHw7HIL!=ROvd=d8ZA&_GL^$L6NW!%[email protected](ns帳號的業餘G片,為自殺防治機構Beyond Blue募得超過澳幣5000元(約台幣111000元)。

但在Gay Star News上週報導此則佳話以後,Beyond Blue卻聯繫Marshall,表示他們無法收下這筆捐款。


(圖/davemarshall89,Instagram)

12月7日星期五,Beyond Blue打給這位同志摔角手,說他們注意到媒體在報導中提及他們。接下來,雙[email protected]*-Xk1RFMCRQtVG#v07aCbvIoaOM^mzw3(+-8TfkD&方以電郵往返討論捐款。

在電子郵件中,這個自8Lnb8J5m4KB*cR4TMN-jwccEq0J!LoyFMKonlmF&MArrBMd9Z3殺防治機構告訴Marshall,他們沒辦法接受這筆款項,因為這些錢是從「賭博、酒精與色情作品」類型的行動而來。

他們指稱,他利用Beyond Blue的名字來「宣傳自家商品」,宣傳他提供的「色情作品」。

他們還說,在Beyond Blue的機構規範中,任何募款活動都要經過登記才能舉辦。

這個慈善組織接著請他在社群媒體與個人網頁上移除所有j_xVh^MVzw^eh7V$6Bt_penfC977TaKKgCxwBH^Grn-mC!3)qc提及Beyond Blue的部分。他們也要求他必須確保「未來購買你家商品的消費者,不會誤以為自己的購買行為將以任何方式支持到Beyond Blue。」


(圖/davemarshall89,Instagram)

同志摔角手的回應

這位男同志摔角選手表示,當他第一次接到該慈善機構的電話時,他很錯愕。

「對我來說,錢就是錢,錢是來自大家的愛心。」

Beyond Blue對Ma+d!efNHoB&oL^ktt0F8QBMH+CrVjRP32!yri*eI4HXOrzRir0hrshall下最後通牒——只要他移除網站上所有提及他們單位的部分,他們就會把這筆錢視作個人捐獻,不然他們將全額退款給他。

他選擇後者。

「雖然說到底我就是在捐我自己的錢,但我!T9!6*I9%dFSXSL17tejC4KrenVKW$juiJix+m0R=lRCq=FX3u不願意閉嘴不提我正在做的事情,」Marshall說。「所以這不是我能合作的慈善機構。」


(圖/pix.photography,Instagram)

他後來又找到另一個慈善組織,讓他把拍G片賺來的錢捐出去——是關注心理健康的組織,叫Bla_O7vU=oaeVD5lkFX+Rd_+CfPyk8ppbRNIG+8NX!C31si*72nocck Dog Institute。

「他們跟Beyond Blue一樣,是澳洲的同類組織之中規模比較大的,」Marshall解釋道。「我的爸爸(註:Marshall的父親自殺往生)是我R760vJjFn=O*q$lo$az!lHXePUh^[email protected]$do4$F9A6VU6選擇慈善機構的主要考量之一,這個組織滿合適的。」他打給該慈善組織,確認對方樂意接受捐款。在與內部法律團隊、媒宣團隊確認過後,該組織確定願意讓他在募款時提及組織的名字。

事實上Marshall表示,他不僅會把BeyondyyylHXu9%FyBH3^-*wP00MCdpazzUE#bt3#r_tCHeKu%&jDr!= Blue退回的5000澳幣捐給Black Dog Institute,他還要再多捐一倍。這代表他總共會捐出澳幣10000元(約台幣222000元)給現在這個組織。「能夠幫上忙讓我倍感榮幸,」Marshall說。「現在我更感到榮幸了,因為這個組織願意接受我和我的捐款。」


(圖/davemarshall89,Instagram)

譯者:Andy

看更多同志性愛文章,點這裡

描述兩位姓名日文讀音念起來一模一樣的男子壹河光夫與市川光央的故事。「我殺了一個女人--」突如其來的電話那端是高中同學--市川光央,壹河光夫想起了自己塵封遺忘的過去,高中時期的光夫對名字和他同音的光央一見鍾情,甘願被欺負、當光央的小狗,如今光央了殺了人,叫光夫一起來處理善後,這段多年後的重逢,成為共犯的光夫想起當年被光央欺負的快感,兩人的主僕關係漸漸起了變化…

《雙生薄荷》全片線上看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