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今年三月,男同志摔角選手Dave Marshall開始拍G片,並把部份收益捐給防治自殺的慈善組織。

三月以來,這位29歲澳洲大男孩透過他在OnlyFans帳號的業餘G片,為自殺防治機構Beyond Blue募得超過澳幣5000元(約台幣11XFM7_t65R&fa#ju#C!SLb(LvY%[email protected]%qPcvo47i61000元)。

但在Gay Star News上週報導此則佳話以後,Beyond Blue卻聯繫Marshall,表示他們無法收下這筆捐款。


(圖/davemarshall89,Instagram)

12月7日星期五,BEpTVwOQ-Fz1$VqkMV=N33$v=v_P8cQlsFmOu+TTcTtUuEL7JSieyond Blue打給這位同志摔角手,說他們注意到媒體在報導中提及他們。接下來,雙方以電郵往返討論捐款。

在電子郵件中,這個自殺防治機構告訴Marshall,他們沒辦法接受這筆款項,因為這些錢是從「賭博、酒精與色情作品」類型的行動而+IUFm^[email protected]=cA61#[email protected]*WI9EOSw%qFF4983B71o來。

他們指稱,他利用Beyond Blue的名字來「宣傳自家商品」,宣傳他提供的「色情作品」。

他們還說,在Beyond Blue的機構規範中,任何募款活動都要經過登記才能舉辦。

這個慈善組織接著請他在社群媒體與個人網頁上移除所有提及Beyond Blue的部分。他們也要(4VfHSdtUXaXB7!uSoi+efS=%[email protected])c求他必須確保「未來購買你家商品的消費者,不會誤以為自己的購買行為將以任何方式支持到Beyond Blue。」


(圖/davemarshall89,Instagram)

同志摔角手的回應

這位男同志摔角選手表示,當他第一次接到該慈善機構的電話時,他很錯愕。

「對我來說,錢就是錢,錢是來自大家的愛心。」

Beyond Blue對Marshall下最後通牒——只要他移除網VgF+5mjFCG3^#WnziTap0=Z_NiXLd+ijh22a8!#tI46%i&HX5^站上所有提及他們單位的部分,他們就會把這筆錢視作個人捐獻,不然他們將全額退款給他。

他選擇後者。

「雖然說到+5Caxv$3Z94$EepRCyK5A%qYs&UN2#=*sAz%QCh%SWZiQPE+JR底我就是在捐我自己的錢,但我不願意閉嘴不提我正在做的事情,」Marshall說。「所以這不是我能合作的慈善機構。」


(圖/pix.photography,Instagram)

他後來又找到另一個慈善組織,讓他把拍G片賺來的錢捐出去——是關注OzQN!4OQCXv+FV35S=Z^EB$Z2GjVD^0!opTiVpK5H4Ja(jK2t8心理健康的組織,叫Black Dog Institute。

「他們跟Beyond Blue一樣,是澳洲的同類組織之中規模比較大的,」Marshall解釋道。「我的爸爸(註:Marshall的父親自殺往生)是我選擇慈善機構的主要考量之一,這個組織滿合適的。」他打給該慈善組織,確認對方樂意接受捐款。在與內部法律團!0O!&QoE1Qj4S^FeTj(t*Y%#LQ5!7B8xpRtrC*5un6PEq*P33d隊、媒宣團隊確認過後,該組織確定願意讓他在募款時提及組織的名字。

事實上Marshall表示,他不僅會把Beyond Blue退回的5000澳幣捐給Black Dog Institute,他還要再多捐一倍1f#[email protected]#eZ19jdC*XyBE#*-Kv+Pscq3beSv&uoUKuuV+Z(。這代表他總共會捐出澳幣10000元(約台幣222000元)給現在這個組織。「能夠幫上忙讓我倍感榮幸,」Marshall說。「現在我更感到榮幸了,因為這個組織願意接受我和我的捐款。」


(圖/davemarshall89,Instagram)

譯者:Andy

看更多同志性愛文章,點這裡

2020年3月,國際NGO「孕嬰爸爸」,將來台舉辦「台北同志育兒與代孕研討會」!

2019年年初,「孕嬰爸爸」便曾來台舉辦「台北同志育兒與代孕研討會」,當時超過300位準爸爸參加,與20多家育兒廠商對談與諮詢,盛況空前!

為回應廣大亞洲地區準爸爸的期待,「孕嬰爸爸」將會在明年三月再度舉辦這次會議!國際育兒業者諮詢、經濟協助資訊、代孕流程介紹,將在會議中一一分享!

難得機會別錯過,詳情請看孕嬰爸爸官網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