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今年夏天,網友們團結一心,伸出援手幫助賽斯歐文(Seth Owen)。賽斯歐文來自佛羅里達州的傑克孫維(Jacksonville),在高中畢業時,風光獲選為畢業生代表之一,並計劃前往喬治城大學念書。然而,他被父母逐出家門,只因為他是男同志N)j&dGpQ0T)H%%NBuBB_$LI#nzx-e1v8aAP7ef7m#)aC&7fTr(

歐文上《艾倫狄珍妮秀》(The Ellen DeGeneres Show)跟大家說他的故事。他也向1997年就公開出櫃的狄珍妮透露Z^1-XQ!laoW^(6fCl$9!#U_^Mya%B#hb#5)[email protected]&01qTBHev,狄珍妮在他人生最艱困的時候鼓勵了他。「為了鼓舞自己,我常常得看妳的影片,」他說。「有好多次的人生低潮,都是妳陪我度過的。」


賽斯歐文(左)上《艾倫狄珍妮秀》(圖/YouTube)

上大學是他的人生目標

今年18歲的賽斯歐文說,上大學一直是他的「人生目標」,他從小學就開始朝這個目標努力了。

「我就是那種五年級學生之中的書呆子,下課的時候會跟大yqD+9WSQv=j5o14AZK0xmqO))%UjKeRKcd(r)TiH5^GNqMIxDB家說自己多想成為太空人,我永遠埋首於課本,永遠待在圖書館,永遠在閱讀。」


(圖/Seth Owen)

有著高達4.61的GPA,又收到喬治城大學的錄取信,這位高中畢業生代表的夢想似乎就要成真了。但當這間聲名遠播的學校把獎學金寄給他的時候,他發現現XQ8wPuKAyfAcHB2S!QSV_We^*iKJCX*([email protected]&ae5vIoV&qZN4實不像他想的那麼完美。獎學金的金額,是依學生家庭的預期資助金額調整的,然而據他所言,他的家庭早就因為他的性傾向而把他逐出家門。

「我開始哭,因為我意識到自己不可能上大學了,」他說。「喬治城是我的唯一選項,因為我已經回絕了其他學校的錄取名額)on^%kb1DcX_kKKb&joMSHGh+j-3TAH0Vi$l^07Nhy5w!9JpVi。」

喬治城大學不願調整獎學金方案,不願提供他第一年需要的兩萬美金學費,這位佛羅里達少年心想自己應該沒希望了。但接下來,他以前的生物老[email protected]^d^&kSYCRyA69-aQrMaBs師出現了。

「賽斯[email protected]_i3hnnN#ibjKs=)A_%u7!ZbYbzD2RFKyZN8B_jPUEXw&8Fw在所有孩子之中特別傑出,特別讓我印象深刻,」珍馬丁(Jane Martin)老師說,「他非常有企圖心,總是願意挑戰極限,確保自己盡可能夠做到最好。」

馬丁在「GoFundMe」網站成立募資專案為歐文籌學費,希望「達成不可能的任務」,而她[email protected]))c^7Pq3Vi0komNp%&v&1tIaUQW)G5R9EWqe-Vl-^shp成功了。截至周二下午為止,募款網站募到超過十一萬美元。

兩度被命運擊垮

中學二年級時,歐文的家庭關係破裂,因為父母發現他是同志。歐文的父母是美國南部的浸信會教徒。

「那天深夜,我YX-ES&P)$gMWP&9ZG)4$rruRzV=l*7=Pxrvxkdmn9l$CJGQqAl在寫報告,我爸突然決定檢查我的手機,」歐文回想。「他找到一張該死的照片,是我跟另一個男孩的合照。沒什麼不得體的內容,但可以很明顯看出我是男同志。」

歐文說,父親告訴母親此事,然後父母兩人就開始質問他的性傾向,直到凌晨四點半。


(圖/Seth Owen)

「過沒多久,他們就帶我去見一位基督徒諮商師,」他說。「很明顯,他們打算讓我在療程結束後變成異性戀。」

「這不算性傾向扭轉治療營,但的確是一個很爛的性傾向扭轉療程,比如說他們會鼓勵我做些刻板印象中偏陽剛的事情,或採取其他類似的治療方法,」歐文補充。他說他參與這個基督教療程大概「幾個月」的V!H0*uSVC(7KdirThVIQvibgHSa_P=mB6fjkjyi!^B+^m*vPvM時間,最後說服父母讓他結束治療。

歐文說,為了自己好,他在2月11日離家,與父母分居。那時他高中的最後一年已經過了三分之二。


(圖/Seth Owen)

p+wH%e#qQVZmS*[email protected]@「我開始在他們的教會裡提出反對的聲音。他們反同的事例一件接著一件,」歐文說。「他們罵同志族群罵得很難聽。」歐文說,他曾試著說服父母讓他參加另一個教會,但父母不同意。然後他們對他說出最殘忍的話:如果不留在這個教會,就得離家。

就在歐文離家幾*[email protected]%GTn-MRsZN2RNWB1OVM%5GEWWEHR%F^@!%UZO週以後——那時他睡在朋友家沙發上,心想人生不會再更慘了——他收到了來自喬治城的、並不足夠的獎學金。

「我再次被命運擊垮,」他說。那時,他意識到自己的大學夢岌岌可危。

前所未見的同心協力

珍馬丁是歐文中學一年級的生物老師,也是0-9dq+jQBTFDmY=F%H3fnh6dIQeahau1%W+J*[email protected]$Q他整個中學時期的導師。當她發現歐文面臨的處境後,她與其他師生會面,一同商討幫助歐文的方法。

^=nu^Os*yHdl)([email protected](F!Ef_IsZ4P8FSK%704XCxrhUjfQ我們知道,他不是那種總是在說『我需要幫忙』的人。他總是一看到問題就積極解決,一切靠自己,」馬丁如此評論歐文。「伸出援手的時候到了,我得和其他老師、學生一起想辦法。這是我們必須主動幫忙的事,我們得確保他獲得需要的資源。」


賽斯歐文中學時是游泳隊成員(圖/Seth Owen)

馬丁在「GoFundvKW8lPyHvcqoEy0cZmm&#pGUIGQIPd9S(b3NtYvUbUBrRIZ#B#Me」開設一個募資網頁,幫歐文籌學費,原本目標是籌到兩萬美金,結果金援意外踴躍。同樣是同志的馬丁說:「我為歐文高興,大家真的都出現了,同心協力幫助歐文。這真是前所未見。」

歐文說,有了老師同學的幫助,現在他成功到了喬治城大學求學。大學畢業後,歐文計劃把餘下的h7hOsJehV=i%Aadre)&oFz2iKXax!E!GDL=vb&#%oPezAKQ3g6「GoFundMe」網站募款拿來成立獎學金,幫助身陷類似處境的孩子。狄珍妮在節目中,也送給歐文一份大禮。

以下是節目內容:

譯者:Andy

看更多出櫃文章,按這裡

歡迎聯繫合作窗口☞Louis:[email protected] 02-2377-9901 #202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