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今年五月二十五號,世界衛生組織(WHO)在更新健康指南時,不再將跨性別視為一種「精神疾病」。

NGO人權觀察(Human[email protected]+767B7jtB6)[email protected]=pReuuD2tf Rights Watch)表示,聯合國衛生機構批准了一項決議,將「性別認同障礙」從全球診斷手冊中移除,此舉將會「解放全世界的跨性別族群」。


(圖/Womens Post)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出版的新修訂的《國際疾病分類》(ICD-11),「性別認同障礙」(gender identity disorders)[email protected]#!su0OHRZ_mjdbvaYZzoiwSsu60A0u已經被重新定義為「性別不一致」(gender incongruence)。而性別不一致現在歸納在「性與健康」( sexual health)的章節中。而不是像以前那樣被編列在「精神障礙」(mental disorders)底下。性別運動團體希望在未來三年內世衛組織的194個成員國都能採用ICD-11的新定義。

在幾個國家中,性別置換手術是基於已經過時的ICD框架,這個過時的框架將跨性別分類為「精神障礙」類別下的「性別認同障礙」。例如,日本的法律要求進行性別置換手術的人得先被診斷為「性別認同障礙」,並在官方文件上更新為lm=e-s)y_C)[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n+5VW$ImyRzdS0新的性別之前,得先進行絕育手術。聯合國成員國(日本是其中之一)現在有義務在2022年1月1日之前更新並實施ICD-11。


(圖/ScienceAlert)

人權觀察組織LGBT權利項目研究員凱爾.奈特( Kyle Knight)表示:「如果一套系統將某人的存在和身份認同定義為心理健康的問題,那會產生巨大的污名,反而讓人更無法正視他們自己。」他告訴《TIME》:「我們採訪了日本、哈薩克、烏克蘭和印尼的跨性別者,他們甚至不願意接受法律認可,因為他們被要求得先去看一位會告訴他們有所謂「精神障礙」的醫生,他們不覺得這與自*ODD)[email protected]@QR7DHCP7nq^9G*O*XO9ytL-rHQ)己的現實狀況是一致的,人們不認為他們的性別認同還需要別人來診斷。」

雖然ICD-11被許多人認可為朝著正確方向邁出的一步,但運動者強調運動還沒結束。GATE是一個倡導性別認同、性別表達和身體多樣性問題的組織,他們致力於監督hihR397d+PSl^[email protected]$SK8RNSkY$NjIr(#P7qmt3WJU&CdWHO即將進行的審查和更新進程,並鼓勵人們向自家政府施壓,敦促他們快點採用ICD-11。

「這的確令人開心,但在我們看到這些進步的同時,有些國家的跨性別者卻越來越難獲得基本的醫療服務,例如美國,」阿根廷的雙性人和跨性別權利倡議者CpA$T&ufbAR60O9y%[email protected]#)、GATE執行董事毛羅.卡布拉爾(Mauro Cabral)說。


(圖/WTOP.com)

就在5月24日,川普政府發布的一項新規定,允y=DRhogluul2bD#07DlPV5zuolJ$!Dcywy1$X7AS4ZrhLUln+d許了醫療人員對於跨性別者的性別歧視行為。美國LGBT權利團體警告,這項規定可能會導致醫療機構拒絕提供跨性別者所需的醫療服務。

卡布拉爾告訴《TIME》,在他自己的運動網絡中,WHO的決議被認為是一項迫切需要的改變,但卻可能難以保住全世界跨性別相關的醫療補助3btZay=IgT1#77+NlpCoVz+9$_i(43Pi*Ou^NEf!P$524aoEVR

使用「性別不一致」這個詞,也是國際上一致認可的用語,因為如果使用不同的用詞,各國的醫療健康系統可能會排除跨性別者。「我個人不認為自己『性別不一致』,也不認為任何跨性別者會覺得自己『性NjRsxI*[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D%Cpi4xW別不一致』,」卡布拉爾說:「從這個意義上,我們接受這種說法的原因是,這樣才能讓不同國家的人們獲得所需的醫療保健。」

「現在是時候開始改變這些基於這種荒謬、被濫用、更是科學上過時的診斷系統而建立的歧視性政策了,」奈特說:「這些過時的觀念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鬆動,但現在比以wGz2SvVUEp)[email protected]+w!bMQlkh3)pb+e74-sBKbmK&=X7uZda前任何時候都更加緊迫。」


(圖/The Independent)

來源:TIME

《親愛的卵男日記》全片線上看

旅居倫敦的已婚女同志情侶榕心和絜安正準備迎接他們的第一個孩子,然而當榕心得知尚未出生的孩子已被私下協議送給捐精的男同志好友時,她們的關係面臨嚴峻的考驗,榕心憤而獨自回到台灣,絜安則緊追在後企圖挽回她。片中運用大量的倒敘手法,挖掘許多同志家庭所遇到的問題,是繼李安導演經典作品《喜宴》25年後的同志題材力作,也是繼《滿月酒》又一台灣同志探問家庭與小孩的當代之作。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