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23 歲 Josh Sorbe 是南達科他(Dakota)大學的游泳冠軍。他在大四時擔任游泳校隊隊長,率領男子游泳隊在峰頂聯盟(Summit League)大賽上獲得亞軍。《OutSports》的一篇新聞曾透漏,Josh Sorbe 曾經認為這樣的成功對他來說是不可能的,因為他是一位出櫃的同性戀。(延伸閱讀:游泳國手害怕被隊友排擠 最終決定出櫃:「擁抱真實自我,人生會變得更好!」


(圖/@joshsorbe/Instagram)

Josh Sorbe 寫道,「我愛南達科他,這裡的人們其實是很友善,互相關懷、具有社區意識,且願意為彼此而戰的。但是也的確跟大家想的一樣,美國鄉下人比較保守,對於 LGBTQ + 等少數族群的議題下,對美國鄉下人來說,的確是不太寬容也很有偏見的。」(延伸閱讀:史丹佛鮮肉游泳選手被退隊,就只因為他是同志?


(圖/@joshsorbe/Instagram)

CYFJ819&-JymP*zJP)_MA%[email protected](%-4khFwKAkrr*&Josh Sorbe 回想他少年時期不敢接納自己時的掙扎、憂鬱、焦慮。他也回想起以前被同學欺負、騷擾、嘲笑他是「娘娘腔」,然而更絕望的是,當他鼓起勇氣和學校舉報那些霸凌者,學校竟然息事寧人、無所作為。這成為了 Josh Sorbe 的轉捩點,他決定改變些什麼。


(圖/@joshsorbe/Instagram)

「我了解到,我可以每天在學校為了其他人的期望而活、受盡鄙視,也可以真Q_J5UEA%%JaUG7P)#H0-U6f)Ty^P$kcax-u=IGx3_dNACQ6#dq誠地走自己的路。最後我選擇了後者,我學著接受自己的性向和真實的自己,我因為接受自己變得更強。」

Josh Sorbe 在高中畢業後正式出櫃。經歷了求學時期的各種霸凌後,他本來預期會在南達科他大學遭受到相同的歧視跟欺負。沒想到,他得到了非常不一樣的回應。(延伸閱讀:型男演員麥特波莫談職場出櫃:在工作上出櫃確實讓我付出了一些代價


(圖/@joshsorbe/Instagram)

「我報名加入南達科他大學的土狼運動泳隊,在我和教練 Jason Mahowald 進行一對一面JkBB6bx3AMh3bf%[email protected]%CGGvkTN+wX#n!d0W%liJvn$TYO&tFMqT試時,我告訴他我剛出櫃。結果教練第一句回應就說他禁止任何形式的歧視,每個團隊的一份子都是一家人。這一家人彼此照料扶持,尤其也很照顧 LGBT 不管是現任還是前任隊員,於是我到今天都還非常的有歸屬感。」


(圖/@joshsorbe/Instagram)

Josh Sorbe 還發現社會的接受程度跟 USD 的關係出乎意料。除了成為泳隊隊長、拿到杜魯門獎學金,他還在大四擔任了學生會長,並獲得了「歸鄉之王」的頭銜。(延伸閱讀:美國同志橄欖球員發揮正義,新冠肺炎疫情期間不忘為同志學生爭取權益

「在這種陽剛為主流的運動員生態中生存,其實是蠻辛苦的。不過我有信心我過去的經驗可以幫助我,也知道該如何組織領導一個隊,帶領大家向前走。看到新的成員加入時,我會想起之前的痛苦經歷,也因此能夠將心比心,知道每個HBmyYAkrpVB4rFvK=zmgZP6e6JnU)dd9JnzwVCQV6EBrBkW-$B人都有一段不容易的過程。」


(圖/@joshsorbe/Instagram)

「我想和年輕人,尤其是鄉下年輕人或是 LGBTQ+ 運動員說,努力吧!盡全力努力吧!因為你需要被這個世界看見。」

-

譯:Ileo

Source:Queerty

看更多《出櫃》故事

歡迎聯繫合作窗口☞Song:[email protected]

遊行遊行倒數計時,彩虹小物 75 折起
再享全站免運,實在太好康😍

讓我們驕傲起來一同上街去🏳️‍🌈bit.ly/35uBBdV
#GaLaShop全館免運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