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當馬修.艾勒吉(Matthew Eledge)跟他的老公艾略特.道爾地(Elliot Dougherty)告訴馬修的母親希賽兒(Ce1g#lDlXUl+eTQl[email protected](0aEuy1^F)D+8Pj*stAO88cile)他們打算共組家庭,希賽兒回應:「如果你希望我成為你們的代理孕母,我會馬上答應。」

32歲的馬修跟29歲的艾略特雖然很感謝她的提議,但是,他們想,讓我們實際一點,一個61歲的更年期婦女哪有辦法擔任代理孕母,#WuEqY=hwv6V3H33!nx!O#SyJ57Y+tx-g-CQlIbW*ldUX91vbP是吧?

不過當馬修跟艾略特(他們住在內布W0)exWRjK78^*c0)X8w8y7$0RyqAj7v5r+3V9c^qzo6geiHPgY拉斯加州奧哈瑪市)跟他們的醫生卡羅琳.矛德.朵爾蒂(Carolyn Maud Doherty)開玩笑地講到這個提議時,醫生不覺得這完全只是個玩笑而已。


希賽兒生下的孫女
(圖/[email protected] Panowicz

奧馬哈的衛理公會婦女醫院(Methodist Women's Hospital)的生育健康專家組成的團隊跑了子宮頸抹片檢查、血檢、膽固醇檢測、壓力測試、乳房X光檢查跟[email protected]$pwSD%_E4xilyN+e4VTXthcK!J-K2l9)0B超音波檢測,這些都結果都顯示,希賽兒的狀況很棒,醫生認為她夠健康到可以讓胎兒成長到足月。

「她雖然已g^hh1J)tJdROeAwj*RM_-XI7U#W8gnF*e_S)BZD8d%au22cF+P經61歲,但她的血壓比我們都還低。」馬修玩笑道:「他們讓她上跑步機時,即使已經調到最高速率,她離危險等級還差得遠呢。」

懷上自己的孫子聽起來很像科幻題材,但希賽兒不是第一個這麼做的人,甚至不是最老的一個。

H$TOJ-gxfXAlON9jlHqrH-Jz)lwG*fk+6ggXv&ilEUD8B%TS1k1987年在南非,48歲的派特.安東尼(Pat Anthony)生下她的三胞胎孫子。縱觀全美及全球,不少祖父母都做過一樣的事。67歲的希臘奶奶,安娜塔希雅.奧圖(Anastassia Ontou)在2016年生下她女兒的小孩,讓她成為全世界最老的代理孕母。

朵爾蒂醫生指出,老年代孕有6t$QagNqyve^-nA6nfI*ktQ&cxDa%fCrtlGOK4lRai5!C_0-aL更高的相關風險,包括肺部問題、血管栓塞、更可能需要剖腹產等,「因為骨骼不再像年輕時那樣活動。」


(圖/[email protected] Panowicz

但希賽兒呢?胚胎在第一次移植時就成功著床──使用的是艾略特25歲的妹妹莉雅.瑞碧(Lea Yr8&TlD0rX(56*(q#LzA6AayZDqMTM+*7ZeIIVq*%2_8ZyF_LAXWibe)捐贈的卵子及馬修的精子。

胚胎植入後,馬修很緊張。醫院告訴他們要等至少兩個禮拜才能檢測,但是五天後馬-^pkR)[email protected]&AYs^lRRlb)xXL#5修就等不及,買了全國最貴的驗孕棒,開車前往他媽媽的房子。

他記得他滿腦子都想著,這風險感覺好高,他們只有3個可用的胚胎,如果第一輪著床沒有成VB406w!_m6w*t7%tu1QI&yKSlgJa_uM_iP1zmXrFT4t=X9-+Ar功,他不希望他的母親會因此感到失望或自責。

「我很緊張,」希賽兒則說:「他們已經篩選出高品質的胚胎,如果第一次沒有成功,我不希望他們把其他胚胎浪費在我身上,因為P*D)3LdWvD_a_$(KU3wxeg$3=&GvKIy7OG!^=g#Mm4AtGyl1Ms我都這把年紀了。」


希賽兒在醫院時
(圖/[email protected] Panowicz

在胚胎移植的五天後,馬修在凌晨來訪,噙著淚水請希賽兒驗孕。當她從浴室出來,告訴他壞消息時,他整個差點崩潰。但是當希賽兒把驗孕棒交給他時[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Y95%4QRc^oh3XpYtVJa*!ftI-*AnBFST,他覺得自己看到了:顏色極淡的粉紅線條。

他低聲跟母親說:「我覺得好像有,我覺得那裡有條線。」

根據馬修的說法,希賽兒「真的脫口而出『我聽你在屁』」然後把他推開自己來看。然後她再做第二次測試,這次結果就更明顯了:兩條粉紅色的線。這可是跟年輕時懷孕[email protected]%0*!(FhuDKqc#Nre^[email protected]_g%V的一項很大的差別,這次她的視力已經退化到沒辦法在第一次就發現自己懷孕了。

前前後後在共兩年的計畫及準備之後,3月25號早上6點06分,希賽兒自然產下她的長孫女,鄔瑪.路易斯.道爾地-艾勒吉(Uma Louise Dougherty-Eledge)^=z49Zx_N!uK5)V5v0LXBz$J+rUlw64h5^yR)B5STfrt3i%XBT,2636公克的健康小女嬰。


(圖/[email protected] Panowicz

被問到這對伴侶有沒有打算在奧馬哈待下來,馬修玩笑道:「奶奶不准我們走。」

玩笑歸玩笑,馬修想起他上次上新聞的經驗──他被任教的學校解聘,只因為他是同志──這事件代表住在內布拉斯加州的同志所面臨的挑戰。「權益HuUK3zLb%E%qC=)PY6jcpaJ$Gw^)$HRt7(1eW5R)FKzxaeATwm上,在這裡很多事並不總是對我們有利,」他說:「艾略特跟我覺得同志伴侶不一定要在這裡成家,但我們非常重視家庭──在這裡,我們有非常緊密結合的親友群,而這點讓這個地方非常適合定居。」

他提到他的一名朋友,最近剛生了小孩,也自願替鄔瑪冰存了一點母乳。「說到支持系統!這就是我們信任且深愛的朋友。我們愛女人──我們認為女人應該統治世界。艾略特的妹妹提供卵子,我的母親x#qJd$4MSrcn_r-CgLnP%pcTqf7NsQU$b(X(DGnmp1%stW)ORB懷胎十月,我們還有親愛又美好的朋友願意提供母乳。我們的女兒,鄔瑪,被這些聰明、美麗且慈愛的女性呵護備至。」


(圖/[email protected] Panowicz

「這有點尷尬,」馬修說:「我母親跟我是鄔瑪的法定雙親,內布拉斯加州規定精子捐贈者是父親,母親則是懷孕者,儘管她沒有提供%h8u9EFl*a(_oqHS#j([email protected]一半的DNA。這樣讓我們看起來真的很詭異。我以為艾略特至少可以在鄔瑪的出生證明上留下名字,至少是象徵性的,但他們這個也不允許。他現在得跑認養程序才能得到法律上的親權。」

「同志是可以結婚了,但整個配套系統還沒有完全跟上。」他補充道。

不過對鄔瑪而言,這一切jMH5O7Fd_h-6XGVvki9Wa#wkY+(p*(cT)[email protected]_I=tSi2Gk(Th3都是值得的。艾略特在採訪時把鄔瑪放到鏡頭前:襁褓裡是一個戴著紫色針織帽的小甜心。

「她就只是躺在那兒,這個真的很老梗因為大家都這麼說,」馬修笑著說:「但看著她──這很難解釋,我就是想一直看著她。我現在就在盯著她看──這是個兩年的旅程。一開始只是個理論,但後來透過創造、創意-0FophYqwF&MZrHJu(hgPU4y-*[email protected]*k^4O**G(vZwBFTT、想像力還有夢想,她來到了這世上,就在我們面前。當我體認到她不再是一個想法、一個概念時,我再也無法保持理智。我們做到了!我們一起辦到了!」


馬修(右)、伴侶艾略特(左)和女兒鄔瑪
(圖/[email protected] Panowicz

來源:BuzzFeedNews

1986年南非,18歲的約翰被徵召入伍。擁有美聲的他順理成章入選被稱為「金絲雀」的軍隊合唱團,在接受嚴格紀律操練後,他們展開全國巡迴演唱之旅。在旅途中,他與合唱團中的同僚沃夫岡情投意合,令約翰開始懷疑他的信仰、愛國心和性傾向,但他的音樂創意和熱情也在同時滔滔泉湧,不顧保守長官的反對,唱出自己渴望出櫃的心聲。

全片線上看點這裡!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