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電玩「英雄聯盟(League of Legends,LoL)」的職業選手 Vincent Wang(遊戲稱號 Biofrost),在社群媒體上以男同志的身分出櫃,並呼籲電競產Tm(R7KIjFfu^EIZ1DK+fD$QyE!G=NP-10IdG&5gF!!NNcQ4Bia業應該要有更大的包容性。

延伸閱讀:韓國出櫃歌手 Holland 遭恐同黑粉襲擊 歌手籲:「希望這種事不會再發生在他人身上。」


(圖/@Biofrostlol/Twitter)

加拿大籍的 Vincent 隸屬於 LoL 北美區的 Dignitas 戰隊,擔任輔助角色。他近日在推特上出EfliXTCm%8J&e%w7+Cm*5X94D)rJd9^0=r+Q7smQebyaIREJHU櫃,獲得粉絲和其他選手的廣泛支持。

ViLn=Ne%t(9%BC#3vcHYFIqpEGP_*HXtqGg*U@lyO#v7_LJ1m1yTncent 在他的長篇貼文裡,分享了自己應對「個人身分認同」議題的經驗。他提到自己小時候,由於父母在中國工作,所以他「來來去去不同的寄宿家庭」,並遭受很多「恐同和性別歧視的言論轟炸」。

「只要我做出一些不夠有『男子氣概』的事,就會有人說『你幹嘛表現得像個女生?』或是叫我不要那麼『gay』。」他寫道:「我對自己的言行舉止變得戰戰兢兢,努力讓自己的行為和講話方式不要N(kQJNUiG1q6C%KqK&)79MF)h3Uak2-5f@*YRBdq@B0H=ZH_-u太『gay』,但我在學校還是不斷被霸凌。」

他還說:「沒有任何孩子應該覺得自己沒有歸屬感。」

Vincent 進一步表示*DJ1hC13GLPNz%o3jTl#K7Az7y^ABM!^B-$5Ze!sAJL)2qs+D3,這些感受並沒有止步於童年,而是跟著他進入職業電競的領域。他以「Biofrost」的名號先後待過多個隊伍,包含 TSM 與 CLG,到了去年 11 月才成為 Dignitas 的一員。

「幾乎每個我待過的隊伍,我都曾聽過恐同的言論,無論是隊友或是工作人員都有,這讓我很不舒服,也害怕自己如果說出b*$@X_4Jsonj-imT2(%DVQczdJG@4x-$yp3V5MTOBirhG^q#X7真相是否會丟掉工作。」他說道:「現在我已經在一個接納自己是誰的人生位置,我花了很多時間才走到這裡。」


(圖/@vincentgmd/Instagram)

Vincent 認為「性別主義、偏見、恐同」在遊戲產業裡相當「猖獗」,他並不是唯一一個有這種經歷的人。他也覺得這樣的問題並沒有「快速的解決方法」,但增強大家對 LGBTQ+ 身分認同的意識和教育、「用更高的標準來要求我們自己」能夠幫助更多人在未來獲得應有的「尊嚴」。

「我們得讓在電競領域工作W*5AzJ_rI6(KvKWeKz*bx%gd(UkpT#)o2XQNn^DQ70i*f+ZZqS的人學習適當的行為準則。」他寫道:「我做這個聲明,並不是說我有義務把個人生活公諸於世,而是我希望能夠讓大家意識到我們的社群所面臨的問題。」

Vincent 收到相當多表達支持的回應,包含世界各地的粉絲、電競名人、直播主、職業選手,pcmRYovTho(Y%P!CUgxwlZfbPrLA$iTk$koitp_7oI%UaDihxT以及他所屬的隊伍 Dignitas。他在後續的推文提到,他沒預料會收到這麼多支持,這讓他覺得「促成這個社群內的改變是有希望的」。


(圖/@vincentgmd/Instagram)

開發「英雄聯盟」的s0%sj-E4CDM=PVe6Rz_0W$cesMIl#PNU=1@2_!Ur=IB)Inku^h Riot Games,過去對待員工的方式曾面臨嚴重指控,包含在 2018 年因薪資差距、性別歧視與性騷擾所產生的集體訴訟,後來在去年 12 月以 1 億美金達成和解。

根據美聯社報導,該法律訴訟之起因自一篇譴責 Riot 的文章,詳加列舉出這間位TUSx174BIP!YSkZE!oz8&^4BWZ^x*5zNzJx9k-%8rjUIF%&&dM於洛杉磯的公司內部的性別主義文化,包含女性升遷遭忽略、不請自來的性暗示等。

加州政府認為,這項訴訟將讓超過 1000 名女性員工及 ^pV&=n31(5ag=GpJ3jgTyc+Nj5DUwM7Fw^kzg6g8@TuCyr@6n!1300 名女性承攬工遭受的侵害獲得補償。Riot 同意改善工作條件,為員工提供更公平的環境。

延伸閱讀:

看更多《出櫃》故事

-

譯/Kevin

Source: PinkNews


任何合作提案、廣告刊登、贊助,請來信至 

資深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數位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