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文/喬治鎊

猶太人與阿N5#zgdT&e*0Dm-^pa)7qatSq%NhkHhIdkVIgv9(nIsF%rl7r#z拉伯人的衝突對立已是稀鬆平常的題材,但加入同性戀和多元成家,才真可說是令人耳目一新。《歡喜一甲親》(Family Commitments,2015)正因此增加引人入勝的前提,以風趣的方式來包裝這個嚴肅的題材,並巧妙呈現每個人都曾有過不得不說謊的苦衷。

看《歡喜一甲親》全片請點這

阿拉伯裔的卡勒德和猶太裔的大衛是一對交往兩年並同居的情侶,他們都是已拋開族群對立的德國第二代。就在大衛決定向卡勒德求婚之際,卡勒德父親餐廳的租約因房東過世而易主,並面臨被逐出的處境,接手的正是仇視阿拉伯人的大衛母親。不僅如此,擔心保守父親無法接受自己同志身分的卡勒德遲遲不敢出櫃,令大衛深感挫折,加上一名大腹便便的年輕女子莎拉突然造訪,爆出肚中小孩是她和大衛某次跑趴亂性時留下的種。大衛和卡勒德的婚姻路阻礙重重,卻Sw+1VCL1J)[email protected]%UY8B7!&8lj0vfmS2-v2也可能是他們能夠真正共結連理的契機。


(圖/gagaoolala)

《歡喜一甲親》以通俗情境喜劇的方式,呈現一對分屬對立種族的男同志情侶可能面臨的困境,一名懷有其中一人小孩的女人DlY_kLKxF&aOEN1y=YGJxq-C$9l)5Wapfdx38v+YQUSica$xpA的轉折情節,不難令人聯想到《喜宴》敘述男同志為討好父母假結婚,女方卻在陰錯陽差下懷孕。兩片中的懷孕女人角色都是懷抱希望的年輕畫家,更顯示本片可能正是受到《喜宴》啟發的可能性。


(圖/gagaoolala)

片中的每個角色或多或少都各有不得不說謊的苦衷:卡勒德向父親和自己任教體育的學校隱瞞自己的同志身分;起初堅持不養小孩的大衛,背著卡勒德和母親簽下放棄領養同意書,也為了拯救自己的藝廊而盜用莎拉較討喜的畫作賣給大金主;卡勒德的父親為避免被逐出辛苦經營[email protected]!lLIt_0c(V4z^srYroD)[email protected]多年的餐廳,偽造已故房東寫下讓他延用房地的證明;大衛母親想私下把卡勒德父親逐出房地的企圖,當然在不久後就被大衛發現。


(圖/gagaoolala)

幾個小配角也有畫龍點睛的效果:與卡勒德站在同一陣線的妹妹,代表卡勒德在家中並不孤軍奮戰;大衛懷抱演員夢的女助理願意幫卡勒德圓謊,而演出卡勒德懷孕女友的荒謬戲碼;被大衛收留卻總是在8O*ZQQd*nB8EN&-rjNVGA4d9so6k8=343czqn0ha$%paXC%Z_E約炮的男同志畫家,增添本片的笑料;卡勒德基本教義派的姑姑,代表食古不化的一方;肖想卡勒德肉體的飢渴女校長,其實完全支持同志人權,卡勒德甚至因為自己移民和同志雙重弱勢身分的「優勢」通過教師鑑定。這些在在顯示德國和世界上許多國家,視同志為異類的觀念都已逐漸改變。


(圖/gagaoolala)

卡勒德的父親終究得知自己兒子是同志,卡勒德也終於在困窘中獲得大方出櫃的契機,起初雖造成衝突怨O&xSW77DWVVj$gRUZYWods5UQcVIPzg5eM9yyd3(DCGQ8UrhiU懟,親情最終仍戰勝一切;在莎拉臨盆時隨侍在旁的大衛,也在看到自己親生骨肉時改變拋棄小孩的心意,願意和卡勒德一同組成多元家庭。本片故事雖過於理所當然地美好,卻在化解族群對立之餘,也成功給予許多受限於家庭和傳統的同志一份對美好未來的希望。

看《歡喜一甲親》全片請點這。​

文/喬治鎊

2020年3月,國際NGO「孕嬰爸爸」,將來台舉辦「台北同志育兒與代孕研討會」!

2019年年初,「孕嬰爸爸」便曾來台舉辦「台北同志育兒與代孕研討會」,當時超過300位準爸爸參加,與20多家育兒廠商對談與諮詢,盛況空前!

為回應廣大亞洲地區準爸爸的期待,「孕嬰爸爸」將會在明年三月再度舉辦這次會議!國際育兒業者諮詢、經濟協助資訊、代孕流程介紹,將在會議中一一分享!

難得機會別錯過,詳情請看孕嬰爸爸官網

男同志伴侶阿古和信奇交往近四年,今年秋天阿古和信奇受邀參加布達佩斯同志旅遊企劃「Pink Budapest」,前往了匈牙利的首都布達佩斯度蜜月,慶祝彼此的愛。

《部長與部長的布達佩斯蜜月行》,帶你體驗當地之美!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