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文/喬治鎊

繼大獲成功的《波希米亞狂想曲》(Bohemian Rhapsody,2018),在布萊恩辛爾(Bryan Singer)退出後上陣代打的導演戴克斯特佛萊契(Dexter Fletcher,僅掛執行製作)執導以另一位英國樂壇傳奇艾爾頓強(Elton John)為主角的《火箭人》(Rocketman,2019),以首首經典的名曲為主軸,再度交出一部振奮人[email protected]&MDVsl66w_zHB)P7*YBWyHWwDYh-&mubybVxB0j#1u=D_0VY心的音樂傳記片。

一身華麗裝扮的艾爾頓強(泰隆艾格頓(Taron Egerton)飾)走進一間集體治療室,開始回顧他的前半生。瑞吉德懷特生長在一個缺乏親情的家庭,只能在他的音樂天賦裡找到歸屬。青少年時期自組樂團時被發掘,他用另一名樂團成員的名字艾爾頓,結合約翰藍儂的「John」,以藝名「艾爾頓強」展開音樂生涯,與作詞人伯尼陶平(Bernie Taupin,傑米貝爾(Jamie Bel+EBW)n(+Q1G3*@a2LF3jwPURllrzHryBHFAUmn)^)zlM*[email protected]l)飾,也擔任《斷背山》原創歌曲作詞)長達數十年的合作和友情,完整呈現在他們的熱門名曲裡。


劇中艾爾頓強(右)與作詞人伯尼陶平(左)
(圖/派拉蒙影片)

以《舞動人生》(Billy Elliot,2000)入圍奧斯卡的編劇李霍爾(Lee Hall)和艾爾頓強合作過把電影搬上舞台的《舞動人生》音樂&&%#DoBvn^a8Wdgn6H$8=i%Pv+UUTh6URxnJ1entEi1k%UpE3z劇,當然是撰寫本片劇本的不二人選。他不僅寫出艾爾頓從小到大的成長歷程,更加入對應艾爾頓心境的奇幻橋段,包括艾爾頓首度登上洛杉磯音樂聖地「遊唱詩人」夜店演唱〈Crocodile Rock〉時浮在空中,觀眾也受到他的感染騰空;傷心欲絕墜入泳池中,看見小時候的他在池底唱歌;在演唱會上演唱〈Rocketman〉時,真的像火箭一樣一飛衝天。


艾爾頓演唱時浮在空中
(圖/派拉蒙影片)

本片當然也少不了對於艾爾頓身為同志的情史描述。他在美國宣傳時遇jrwz_*gMpyNP)[email protected]!tX5UJ3m0m見也剛出道的音樂經紀人約翰李德(John Reid,理查麥登(Richard Madden)飾,也擔任過皇后合唱團的經紀人,在《波希米亞狂想曲》中由艾登吉連(Aidan Gillen)飾演),天雷勾動地火的兩人自然成為於公於私的搭檔,但李德放蕩不羈的行徑,傷透原本以為能夠彌補家庭破碎的艾爾頓,讓他開始用酒精和毒品麻痺自己。


艾爾頓強(左)與經紀人約翰李德(右)
(圖/派拉蒙影片)

飾演艾爾頓強的泰隆艾格頓雖和戴克斯特佛萊契合作過《飛躍奇蹟》(Eddie the Eagle,2017),令他雀屏中選的其實是接下製作本片一職的《金牌特務》(Kingsman)系列導演馬修范恩(Matthew Vaughn),佛萊契隨後才被選為導演,兩人的表現都沒讓范恩失望。艾格頓除了精湛演出艾爾頓的夢想和悲傷,也親自重新翻唱片中所有歌曲,好嗓音堪比艾爾頓本人;佛萊契則延續前兩部導演作品流暢感人的功力,把李霍爾的劇本精準影像化。傑米貝爾的參與,當然%g9mOoJ5CME-SszdON1m&kyI%@U!JiZVQMZkhHF9Krf=DF)XQe和他是《舞動人生》原版主角的連結脫不了關係,他也真正首度在電影中開嗓唱歌。


(圖/派拉蒙影片)

片中也加入許多1960和1970年代的懷舊元素,例如仿似《西城故事》(West Side Story,1961)的〈Saturday Night's Alright (For Fighting)〉的歌舞橋段;進入1960年代末的嬉皮風歌舞場面也像是出自《越戰毛髮》(Hair,1979),多人對唱、旁人大合唱和高潮與低潮相互驟轉,都是標準的音樂劇形式,而非只是穿插歌曲在其中。


(圖/派拉蒙影片)

回到集體治療室中,艾爾頓真正的心理問題最終還是他的童年和家庭,雖有奶奶給予關愛和鼓勵,但他仍對無法在沒有愛情的父母身上得到親情深感遺憾,尤其是從沒對他表示父愛的父親,令他始終耿耿於懷,並因父母嫌棄他的惡言而厭惡自己。艾爾頓和童年自己的擁抱,代表他終於從自我厭惡中解脫,他和陶平為了本片譜寫的新曲〈(I’m Gonna) Love Me Again〉也將這份感動成功在片尾傳達出來。


(圖/派拉蒙影片)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