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曾演出愛滋社會運動電影《BPM》、法國懸疑同志電影《拿愛線索》的法國男星費力克斯馬利托(Félix Maritaud),近來推出最新力作《野放動物》,內含3P床戲、街頭吹簫、包養等各種情慾實踐,令多家媒體與影展驚嘆,也藉此片勇奪坎城影展「明日之星」大獎。

《野放動物》全片線上看

費力克斯馬利托在《野放動物》裡飾演男妓里奧,穿梭在各個不同的客人之間,接受各種大膽獵奇的性愛。里奧看到=*_r5)v))AnZd+s+MoBZ*xgI+XI^H5zvz!EY!$%[email protected]同事紛紛找人包養,過著安逸的生活,他卻堅持要找到互伴一生的真愛。里奧愛上了一樣是性工作者的艾哈德,但卻是一段異男忘...。

日前費力克斯馬利托也來台宣傳《野放動物》,飛機落地後[email protected]=Rwx01RJKeBbOY85eq)G8U0K0fI+NQZgdQ4RJps%6i=a0j他就前往凱達格蘭大道的婚姻平權音樂會,支持台灣的婚姻平權運動。同時他也接受GagaTai特派影評人喬治鎊的訪問,分享他的演戲生涯心得。

費力克斯馬利托訪問片段:

(以下訪問將提到《野放動物》劇情)

喬:對你而言,"Sauvage"(《野放動物》原法文片名,意為狂野)這個片名的意思為何?

費:我認為這個片名代表本片的活力,例如鏡頭不斷晃動、快速剪輯,一切都進行得很快,代表主5J&1DUnpXp58Ziemh*^G1hfM([email protected]@Xrn角的活力,也代表整部電影。

喬:你如何踏上演藝之路?在首部電影問世後兩年內就成為知名演員的感覺如何?

費:三年前,因為一些個人因素我回到我母親家住,當時我並沒有任何未來的願景、沒有動力,所以回到家裡重整自己。後來有人打電話給我,問我要不要試試看演電影,我從未演過戲,也沒想過要演戲,於是我心想有何不可,至少是個經驗。所以我演了《BPM》,該片在法國的廣大迴響,打開我作為演員的知名度,並且令我喜歡上演戲、想再多多嘗試,看看會有什麼發展。我並不認為成為知名演員有何特別,這只是一個自然的生活進展,我比較納悶的是在於別人看來很特別,但對我而言只是剛好如此。令我開心的是我能感動別人,這是作為藝術家的優美之處,所以我樂在其中。但我一向專注於未來的事,而不會注意已經做過的事,我已經在思考下一部片,以及邁向下一階段。

喬:導演卡密勒維達納克說你有一種很像動物的特質,你覺得呢?

費:喵(笑)。很難這樣談論自己,我總是盡其所能地誠實呈現自我,或許我有一種對身體怡然自得的動物特質,對自己的身體和週遭人的身體感到自在,或許是因為這點。不過我#$VBQh0rT8zXi5NsOV0m!#[email protected]%vF來自鄉下,小時候常在森林裡晃,或許是因為這樣,但我沒有正確解答。

喬:如果你要選一種動物形容自己,你會選擇哪一種動物?原因為何?

費:我應該會選水瀨,因為牠們水陸皆宜,並且我喜歡他們起初會有點侵略性,本性卻非常可愛。


費力克斯馬利托
(圖/GagaTai)

喬:他也說你有一種誠實和坦ht72YHCvPOtDm+([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y(&Os6^v#HHnvIdK蕩的特質,對於你不看自己、不存在於自身之外感到有趣。你認為他這個說法是什麼意思?

費:很多演員都會對自己要演的戲慎思熟慮,企圖控制他們的角色ox06rhA_O4f*tOEH+RGm-Yi4Ny1Ftos=6kDvEsYPj4ueEGn%hC、為自己的角色做選擇,但我並不是這樣,我不會進入角色,而是敞開我自己讓角色和任何可能性進入我體內,他說我不看自己應該是這個意思,因為我不對自己做評斷,至少不會批評(其他人事物),或許這是他的意思。

喬:拍攝《野放動物》最有趣的一件事為何?

費:哇,一切都很強烈,這角色真的很棒,我無法指出某件事。要說的話是認識這個角色,g#rzv9Wi5ErZMFhe!HnBkppbg6K9pamp2Vgq8xqXTgm=+Z#Mvy即使不知道他的背景、他為何會處於那種情境下,只知道他的生命脈動,這是一個關於生命脈動的故事。很棒的是我和角色之間有種特別的關係,我們身為一體,但我從沒對角色預設答案,而是自然而然成形,我不知道如何解釋,但我和角色之間有很親密的關係,這點是很棒的,是本片最獨特的一點。

喬:一幕戲需要重拍很多次嗎?

費:對,導演需要很多重拍,他需要一幕戲發揮最大功效也最自然,剪接時才能順利c#7fsg%MZx0tK)1V!jSJvCtk3^Asu*fztrjthsuEA8&fx%GCnG,不過剪接師告訴我,每一次重拍她剪進去都行得通。

喬:所以並不是沒演好?

費:不是(笑),是關於細節和準確度。我完全化身成這個角色,拍攝過程中我完全忘記自己、抹去所有nQGH*[email protected](xLC$bbG+4X1CMnV4-*A6+AH=PFuevxq)EcQ4Oj!自我,讓角色置身在我體內,因為社會不接納他,所以我必須這麼做。


《野放動物》劇照
(圖/海鵬影業)

喬:你曾經接觸過街頭男妓嗎?有為了本片而私下做功課嗎?

費:我沒接觸過街頭男妓,我有些朋友以前做過自己接案的男妓,因為很容易賺錢,但街頭賣淫很不一樣。我並不想接觸他們,因為我想專注在我的角色上,而不是這種職業,我認為這對這個角色沒那麼重要,對我而言,真正重要的是他擁有的真心、去愛與關懷所有人事物的包容性,無論到哪都是,這是我對本片的專注之處。我並不想去到處認識人、呈現某種社會學的東西,重點不在於此。我也沒有私下做功課,只是把自己完全掏空、清除原本對於所有人事物的批判,以及我被世故化的一面。我尋找的是愛、關懷、熱情,這個角色把尋找愛當作目標,並到處散播愛,這和真實情形的關聯性不大,而是心理層V9V#_0P1dp=-fI%FFFc)B0)RujylPb1RjR7s0s1usgKo%fo6mQ面的、關於感官的。

喬:艾力克貝納、尼可拉斯迪布拉和菲利普歐黑爾是本片其他三位主要演員,和他們對戲的感覺如何?

費:本片所有的演員都很幸運,因為我們都很尊重自己的角色,也很專注於拍攝本片,是一個很獨特的經驗。性場面當然是獨特的,但每個人都專注在情感上,因為這是導演卡密勒想要的,所以與他們共事很開心也很美好,我們創造了一種獨一無二的親密感,這很稀有也很珍貴。和我對戲最多的是艾力克,他是個很棒的演員,我真的很以他為VEeLiKQ!i1aG%NTaTxe^OfA$dyZEdvvU#V*[email protected]%榮,因為他在本片中不斷地試探極限,比起以前突破許多,很高興他有這個機會表達自己的彈性,看著一個人釋放自己去嘗試不同事物,是一件很美的事。

喬:除了你之外,他的確也是本片吸睛的重點。所以在他揍你的戲中,他是真的揍你嗎?

費:對,我還曾因此上醫院。在片尾我被擊倒時,真的是把我K.O.的感覺,我上了醫院、上嘴唇縫了四針。但那是一場意外,那#%uG38Z)r348&einAKjzgy!)8_bCm2$DGzT4PpIF-YB8VMBQmW是在拍攝快殺青時,我當時累翻了、無法控制自己,完全不行,所以其實我也想要真的被揍,這才是原因,不過最後那拳完全是真的,我上嘴唇的疤痕還在。

喬:在鏡頭前全裸並演出性場面的感覺如何?

費:就像所有其他的戲一樣,作為一名演員,必須能演出劇情@eorZ2m($*JhZD=L=e2OdQmbLTblhX)dC7N%03l-=yOf_4NxCr所需,導演卡密勒從未基於滿足私慾而要求我們演出,一切都是為了本片,我只是演電影、演出電影本身需要的,就算是全裸和性場面都沒問題。


費力克斯馬利托
(圖/GagaTai)

喬: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李安在拍攝他的華語作品《色,戒》時,當拍到性場面,房間裡只有極少數的拍攝人員,所有人都是全裸,好[email protected]_30&rj(VYeDq1ok#I)$k6ULH7)BINUkwu6u讓演員感到自在。

費:這樣很好。我們並沒有特別處理性場面,而是像拍攝一般的戲一樣,因為對於賣淫人士,他們裸露並把身體當成工具,是他們的日常生活,所以我們不想在這些戲裡加(V+*UKpxUVZsBP5Crg9X_MbMbdWjs7PCPMu!+BTFNNebDoL5FH油添醋。

喬:你在現實生活中如何看待性?

費:性是一種很美的表達情感方式,可以很美地呈現自我。

喬:雷歐這個角色和你自己現實生活中有何相似之處嗎?你像他一樣也是在尋找愛嗎?你如何看待交往關係?

費:我覺得自由(笑),這是最重要的。我並不像他一樣在尋找愛,但我覺得我和他愛的方式相似,就像我愛這個(杯子)、我愛這個盆栽、我愛你、你、還有你,對我而言,這就是表現愛的方式。至於交往關係,對我行不通,我試過但我不確定,我愛我的所有朋友,我有過一段交往關係,把所有的Ln(+sJsGgkpqS+vvI#svRTCzaqWoPwgWATVj-kpS(rUtfAQA%D愛都投注在那個人身上,但遺憾的是那不是我想要的人生,而是分享,我的天命是分享。但我也無法預料,人生充滿驚奇,不過目前我並不在乎跟人交往,而是在乎對所有人坦承作自己。

喬:雷歐最後放棄展開新生活的機會而似乎回到自己原本的人生,你對於他的選擇有何看法?

費:我認為他認清事實,只有他能為自己做決定,本來他要跟著那個人(收留他的中年男人),但其實沒人能控制他,沒人有%CQmqllWevWzpNIkRXh-S)%obU6WI1wG-C=XLDWYmtocSxKuOg這個能力,連他自己都不能,所以他才跑走,並找到一個地方安穩睡著。

喬:那幕很美。

費:謝謝,我也這麼覺得。

喬:當你第一次看到《野放動物》成品時的感覺如何?

費:哇。剪接過程長達六個月,在那段期間裡我都沒看到整部片,所以我知道拍攝期間一定成就了某樣東西,因為拍攝時我浸淫其中,我每天都在場拍攝,每個人都全心投入、努力地同心協力完成本片。當我看到成品時,像是有樣東西懸在空中,隨著影片播放,那樣東西就像瀑布傾瀉而下。我非常以導演卡1Gon(WN3vwDyYQ=!7_L&uj4smTHwZd5$izfd0JxxSMrA5mo(x!密勒為榮,因為成品就跟我們在開拍前討論的一模一樣,沒有漂白和軟化任何部分,完全是他想呈現的電影,所以我以他為榮,當然也以自己為榮。還有一點,在拍攝時我化身成主角,當我第一次觀賞本片時才首度見到他,令我非常感動。


《野放動物》劇照
(圖/海鵬影業)

喬:你有最喜歡的一幕嗎?

費:我很喜歡跟老人的那幕,當老人要他(主角)唸書給自己聽,他卻不識字,這是一場很溫柔的戲,他們到最後都沒有性接觸,只是聊到這個(各自的感受),真的是一場很美的戲,因為觀眾會預期另一種發展,這個發展卻很舒服、溫和又美好。但每一4vSSyrLD2QmJ4^%bmjDqzxF2zKHQ(sh#P(Ort1=v7rGF^Lb3sK場戲我都愛,我愛整部電影。

喬:你的選擇很好,呈現他(主角)非常渴望有人陪伴。

費:謝謝,沒錯。

喬:GagaOOLala有你演出的《BPM》、 《拿愛線索》和短片《春光之島》,請以你的角度簡單敘述一下這些片。

費:《拿愛線索》是關於一趟誠實的追尋之旅,是關於瞭解自己、愛真實的自己,主角過著把過去拋諸腦後的人生,他像個行屍走肉,漫無目的地追尋,所以我認為本片是關於誠實與真誠的重要,我很愛這部片,我也愛本片無法預料的穿插敘事手法。《BPM》是關於如何同心協力改變世界,包括個人的內在世界和廣大的外在世界。《春光之島》是一部關於情感的作品,裡面每樣東西都充滿情感,每一格畫面都感情充沛,全都是關於愛和慾望。

喬:你到目前所演的所有作品都和LGBTQ+有關,我只剩短片《孤寂海岸》(暫譯,Tout seul) 還沒看,但看故事似乎也是,原因為何?

費:《孤寂海岸》並不太算和LGBTQ+有關,片中並沒呈現這點,該片是關於男性之間的情誼,而不是關於揭示同性戀,裡面有三名男人,他們必須相依為命,所以本片非關性傾向,而是關於人性。至於為何我的作品都和LGBTQ+有關,或許是因為我是個他X的死gay吧(笑),不是啦,我開玩笑的,我才跟台灣片商同事私下開這個玩笑。不過就像這個(性傾向),這並非出自選擇,我並沒有非演LGBTQ+電影不可,只是兩年內找我的三位導演作品都與同志角色有關,但我沒有追求這點,只不過是我適合演而已。

BPM》是關於1990年代ACT UP為了HIV+的人奮鬥,作為一名年輕人,你如何看待這段歷史?你認為時下普遍年輕人在可獲得PrEP等有效治療時,又是如何看待這段歷史以及性行為?

費:這段歷史在法國很重要,因為我認為他們(ACT UP)是最後真正做出改變的政治團體,真的改變了局面。現在看來,ACT UP真的拯救了許多人的生命,《BPM》是關於大家同心協力時,就能成就某樣事情,ACT UP意義重大,他們真的改變了法國同志的人生,就像紐約ACT UP也改變了美國同志的人生,他們經歷了同樣的抗爭。我是在ACT UP出現的年份出生,我把那些人視為英雄、法國同志的英雄,他們為了生存而抗爭,是徹頭徹尾的英雄。至於說到時下年輕人就複雜了,我很高興有PrEP存在,因為它幫助抑制HIV,但另一方面,它又賦予了許多人罔顧健康的機會,就算是一對情侶,他們去柏林的夜店時都會以PrEP當理由而恣意妄為,這改變了親密的意義,親密已經非同以往了,但至少PrEP是有用的,不過HIV也非唯一的(性)疾病。我還不確定要怎麼看待PrEP,但我慶幸它的存在,證明大家還想抑制這項疾病。但反過來說,我不知道這麼說會不會失言,本來以HIV營利的實驗室,現在轉而製造PrEP來賺取更多利潤,我不樂見PrEP被用來當作生財工具,而非真正為了治療大眾。但我很高興人們可以用它來自救,即使它還是有(造成副作用)危險。


費力克斯馬利托
(圖/GagaTai)

台灣有望成為亞洲第一個通過同性婚姻合法的國家,你剛抵達台北就去參加了平權公投的活動,對於同志和現今世界對於同志的態度,以及這項議題有任何看法嗎?

費:根據我在法國親身經歷,我認為重點是絕對不能讓任何人說真實的自己是不自然的,這是最重要的,我們只需要專注於愛和自由,這非常重要。同志婚姻平等的重點在於,當小孩求學時認知到自己是同志、在瞭解結婚的概念時,要為他們創造能夠安身的世界,不是教他們不能當同性戀、只能當異性戀,沒有人是社會的邊緣人,我們都是人類。如果同志只能適用專法,我會說我並不特別,我愛的方式和所有人一樣,世上有許多女生被迫結婚都能合法了,為何同志婚姻不能?所以我們必須IQ^p3HRL2z(0$!XGmJRWyqTJ=xbiHB+A$J%z+FkLG65q8=xNCV聲明同志是存在的,沒得否認。

你最欣賞的導演和演員是誰?原因為何?

費:我心t7S4%Cr7Y(MT-1hD9%9a%=i8QS0*+HsRc4yxXZv1CkCyL46DJn目中有一些大師導演,例如王家衛,他的電影已經超越電影本身,只能說是王家衛的作品。還有一位美國導演,但我不太會記名字。至於演員,我愛所有愛他們的角色、愛他們的電影的演員,他們不在乎建立名聲,只在乎能夠帶給觀眾什麼。

你有最愛的王家衛作品嗎?

費:我想是那部發生在旅館裡的作品,《2046》,那是我的最愛。

根據你的Instagram,你很喜愛35mm膠卷,並且透過裡面具有美感且有時獨特的照片呈現你的觀點。未來你會想編導自己的作品嗎?你會選擇什麼題材?

費:我想過這點,我很喜歡當導演的想法,可以領導一群充滿活力的人員,但我還需要時間,應該再過十年才會拍我的第一部導演作品吧,但目前只是想法而非計劃。在當導演之前我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東西,我想先成為一名優秀的演員,作為一名演員可以觀察1kb9pT)K(iOkJnXTx%[email protected](K=rLE-(ZlF1AhRxs#v*o片場上的一切,我想這有利於成為一位導演。至於題材,我會想要我的電影能夠呈現感受,我們活在一個人們害怕表達感受的世界,沒人敢在大庭廣眾下哭泣、沒人敢在博物館裡大笑、沒人敢在街上奔跑、沒人敢尖叫,我們害怕自身的感受,這是現今社會最大的疾病。作為電影人士,我們必須從中取得平衡,給予人們深沉且強大的情感,令他們也能產生情感。

你在這次之前曾經來過亞洲、甚至台灣嗎?對於亞洲和台灣的感覺如何?是否看過台灣電影?

費:沒有,這是我第一次來到亞洲和台灣,我真的很高興是從這裡(台灣)開始,我完全愛上了你們的城市(台北)。我應該看過一些台灣電影,但不知道那些是台灣片,昨天有人給我兩三片說是我該看的台灣電影,我回到巴黎[email protected]^dq4xCydhHu9lWYOGzmNRMOCLohD6r9XfQvEcxfp(U後就會看。

也許其中有李安的《喜宴》和蔡明亮的《愛情萬歲》這些名作。

費:我肯定看過$h^epM$+=CBbNk%ckXop)OcbFIlx_L6Koj)iIfGPA6*(nic_#U一些,但我看的電影並不多,有人告訴我該看哪些片時我才會看,因為我現在沒有多餘的時間看片。

會不會想來亞洲或台灣拍片?

費:當然會。

請分享你接下來的演出計劃。

費:有一部令我很興奮的電影,是一部很獨特的電影,從我和一位導演互動開始,我們見面、交談,談得很投緣、打電話給彼此,談論一起拍一部關於一名DJ的電影,是關於一名DJ的希臘悲劇,我認為[email protected]*Alx-EMyA5arOHrMx$Gz4Q$&UTDdvtC這部片會是一部大片。

所以你已經開始為這個角色做準備了?

費:對,就連有時我走在路上,我會拍攝我自己,就像是這名e*oiQhiPBs^JMjkb(!O_#--cdyOsH-Tv5hgV2GBcOXFxrF+*#kDJ身在台北,我已經開始讓這個角色進入我體內了。

至於你提到的楊岡薩雷斯(《春光之島》和《午夜狂歡》法國導演)的新片呢?

費:除了《插心之刀》(Knife + Heart,2018坎城影展競賽片),我們還會合作一部幫凱薩獎(等同法國的奧斯卡)拍攝的宣傳片,並不是他的個人作品,但我覺得會很有趣,因為我愛他,我們合作得很開心。我不知道他的下一部片會是什麼,但一定會很棒,因為他是個很棒的人。當作為藝術家獲得機會時,就會用更響亮、更扎實、更強大的方式來回饋自己的經驗和感受,所以我覺得他的下一部片也會是如此。

希望不會像《午夜狂歡》和《插心之刀》一樣相隔五年,才等得到他的下一部長片。

費:這對法國電影很平常,拍攝法國電影通常都會花上很久的時間。

不過《插心之刀》已經被台灣片商購入,應該明年會在台灣上映。

費:希望你們會喜歡這部片,它很怪異但充滿情感,是一部感情濃烈的電影。

這也代表你至今演出的所有長片都在台灣發行了。

費:謝謝台灣的支持,我很引以為榮。

《野放動物》全片線上看

《野放動物》預告:

看更多男神電影,請點這

看更多嘎專訪文章,點這裡

歡迎聯繫合作窗口☞Louis:[email protected] 02-2377-9901 #202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