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從一顆洨泡芙不斷膨脹發展,「甲板日誌」在兩人的努力和默契下,包裹著如白色美味內餡的節目內容,成了現在可口好吃的樣子。

不過,比起扁平化的討論同志成長經歷或是單純的食色性也生活內容,「甲板日誌」這次入圍「最佳企劃編撰獎」的節目規劃,緊扣住的是同婚以後,同志對於「成家」和「家庭」的想像。

往常這樣的議題總是讓人吃不消,不過迪、安迪從既定的悲愴嚴肅同志敘事框架中,找到了娛樂與倡議間的最佳風格。起得時候笑出聲,中間眼鼻微酸(或繼續大笑),收尾在一個飽滿的心情上。

回到專訪,嘎編順著兩人一搭一唱的節奏,談到這次入圍廣播金鐘獎「最佳企劃編撰獎」的經歷,迪克還是吐出心裡話:「真的好想拿獎。」


(圖/甲板日誌提供)


嘎:入圍廣播金鐘獎的當下在幹嘛?心情和反應是什麼?

迪克:得知入圍金鐘的當下,我們在看《盛夏光年》的數位重映。在看完去搭捷運的路上,陸陸續續收到親朋好友 tag 我們說恭喜入圍了!而我只覺得「蛤?」不過,我對於金鐘獎其實得失心很重,抱持一定要入圍金鐘獎的心情,不然我就要開直播在西門町鬼哭神嚎!

畢竟從大學開始做廣播,看到有這麼多的 Podcaster 起來,常問自己「我在廣播節目的定位是什麼?」所以金鐘獎之於我作為廣播人來說,是一種認可,證明我不是做節目娛樂自己或只做興趣,而是代表我進入媒體圈是成功的。

安迪:我自己不管金鐘獎有沒有入圍都不是一件會影響心情的事,但我的意思並不是說「看淡」,而是打從心裡覺得「甲板日誌」很棒,所以不管有沒有金鐘獎,它對我來說是一個額外的東西。

「甲板日誌」這個節目之於在它同志社群的定位、廣播剪輯的表現,呈現出來訪談的質感,不會因為有沒有得獎而出現了什麼變化。所以即使金鐘獎沒有肯認,節目本身就已經很完整了,有這個獎項肯定,我會覺得是 bonus,反而不會很失落。


喬瑟琳(中)是迪克的大學同學,負責排版,一起完成《最佳企劃編撰獎》的工作
(圖/甲板日誌提供)


嘎:今年入圍「最佳企劃編撰獎」,分享一下這系列 13 集節目為什麼決定選用「家」為命題?

安迪:先跟大家說一下要「企劃編撰獎」其實是不容易的事情,需要嚴謹的理念、規劃和經營框架,當時的想法是經營同志節目,就要做到一定的特殊性和(聽眾的)期待性。那時剛好同婚通過以後,接觸到了更多不一樣的團體、家庭組成,覺得是時候來談「家庭」的想像,同志在「多元成家」的實踐是什麼?不論是走進婚姻或是變成一個團體,他們實際生活有遇到什麼樣的狀況嗎?婆媳問題,伴侶問題,同居問題,或是關於收養小孩、代理孕母等等遇到的困難。

迪克:所以我們訪問十三個不同型態的家所遇到的面貌,去聊聊在「後同婚時代」我們會有什麼樣的相處模式和「家的建立」。當然,我們也避免討論「家庭」卻落於俗套,只談父母衝突。所以,我們也會特別設定討論的主題。而在每集結束的時候,我們會請他們描述他們的家是什麼樣子?也回頭反思兒時最常被問的作文問題「我的家庭」,我們會如何重新描述一個家庭的樣貌。


嘎:那你們對「家」的想像是什麼?

安迪:與其說「家」,不如說我們是談一個「歸屬感的形成」,因為訪談的家庭裡,也不是每個人都以血緣關係組成家庭,有些是透過承諾、興趣和歸屬感形成的家庭。不一定都是要很完整的情愛關係,而是很真摯的知道彼此而聚在一起的人,像是「彩虹重擊龍舟隊」或是「變裝皇后飛利冰」的家族其實也是我們對於同志族群裡多元家庭樣貌的想像。


(圖/甲板日誌提供)


嘎:迪克曾經在過去的專訪中談到要邀請媽媽來上節目聊聊?有成功嗎?溝通的過程如何?

迪克:原本的計畫是在系列的最後一集找媽媽來節目聊,但我自己也拖了很久才跟她開口。她想了三四天,說媽媽還是沒有辦法。(嘎:挖那有失落嗎?)還好,也是預期範圍內。她從以前會譴責我太過鋒芒畢露,到現在她對於「甲板日誌」是看著、知道、不問的心情,這已經我們很舒服的空間了。

金鐘獎的典禮前一天,媽媽願意幫我燙西裝,燙到一半,突然轉身勸我說:「可不可以不要在典禮上講什麼身份,就好好感謝就好了。」我想說天阿!到了典禮這一天,我是以同志節目入圍得獎,然後你跟我說不要去談我是同志!?「那個沒有必要,知道嗎!」她重複嘮叨了兩次,要我不要情緒很大,低調不要特別談同志身份。

我當下心情真的很差,感覺到敵意,覺得妳是不是希望我沒有得獎,因為妳不準我在典禮上出櫃。對我來講每次在節目上開麥講話,雖然不會特別強調同志身份,但就是自然講出身為同志的事情,也是一次的出櫃。隨著節目走了很久之後,也不需要特地跟人家說我們是同志,因為我們生來的樣子就是如此。

我知道她很兩難,我自己也是,不過我們就是朝各自的目標邁進。有時在家寫節目訪綱寫到昏睡,她會幫我蓋上被子,這種小細節,你會覺得她還是愛你,但她目前還是沒有辦法接受我的同志身份。雖然彼此面對這樣真實的反差,但她應該是希望我可以得獎啦!

延伸影片:「甲板日誌」迪克 《咚咚咚,是誰? Knock, knock! Who's there? 》Adiamond Lee 執鏡訪談


(圖/甲板日誌提供)


嘎:經過了這一遭,兩人對於第一次的金鐘旅程的感言?或是深刻事情是什麼?

迪克:我們當時寫了很荒謬的話,不過,還是感謝很多人和單位願意想信和支持我們。我身為同志,我從來都沒有覺得抱歉過。所以每次開麥講話時候,我們就是帶這聽眾走出櫃子,遠離這些櫃子,希望能給這樣的觀眾一段快樂的時間和勇氣。

安迪:我當時在想感言的時候,就覺得我講完一定要有一句 quote 新聞點可以下!我想說的是:「最溫柔的人是同志,最自私的也是同志。」從求學時代到工作這麼久,碰過最溫柔的人是同志族群,因為大家最能夠同理自己人的處境;但我碰過最自私的人也是同志,因為在成長的過程中是必須不斷為自己去打算。

我本來想好這套論述,但很怕萬一上台忘詞,拿麥克風說:「同志最自私!」(三人大笑)



(圖/甲板日誌提供)


嘎:那兩位還會再次報名參加下一屆廣播金鐘嗎?

迪克:金鐘結束之後,我們也在思考要做些什麼,能不能二度入圍,就是要看我進去當兵前的規劃了。當時我們討論的方向是,可以到北部以外的地方,像是南投、花蓮,在這些地方找到男同志社群。我記得有聽過男同志在部落住,卻被部落裡的人排擠或漠視,送菜都會跳過這家人,就覺得「哇天阿!那我去送!」我覺得這些是可以發展的題材,下次可能就不報名社會關懷獎而是社會風格獎,「我在墾丁天氣晴,我在花蓮是同志」這類的構想。

安迪:我其實想做老年男同志的故事,之前我們在談到企劃主題的時候,我有跟迪克談到「酷兒時間」,這個概念在談的是異性戀既定好的時間框架:什麼時間就進入求學、結婚、養育家庭、侍奉父母,晚年過退休生活。可是在同婚多元成家以後,人生進程是可以打破既有的異性戀時間軸,沒有了這些框架的人生,我們應該好好討論,同志的人生可以怎麼樣做安排。

我覺得同志社群目前對四十歲以後的生活缺乏關注和想像的,男同志很少討論生活到了四、五十歲以後該怎麼樣。不管是在體制、族群各方面,主流媒體對老年同志現身是相對少的。我想「甲板日誌」可以找一些有趣的切點,比如說:「我五十歲了,第一次當零號!」或是「我得糖尿病,打了半小時還打不出來!」這類的內容。

 


(圖/甲板日誌提供)


嘎:接下來最想要邀哪些人來上節目?

迪克:很多人我們都有洽談,像是「炎亞綸」之前有問過好幾次,這邊再次呼籲亞綸!還有唐綺陽老師也是我們一直很想要訪的人,最近要出共時曆我覺得超讚,可以來節目來討論一下天秤座和雙魚座;或是曲家瑞老師、安溥等等這些人。我最近甚至也想要跨界一下,去訪問 Rupaul Drag Race 的人,像是第六季全明星賽的 Rajah 是不可以寫信問問看有沒有機會合作。


嘎:最後,兩位有沒有想對嘎嘎台的讀者說些什麼話?

迪克:我自己做訪談知道專訪很辛苦,是一個吃力不討好的事,走進來賓的故事和創作內容去凸顯來賓的風采,可是大家可能很少看到旁邊訪談的人。所以想對讀者們說,支持喜歡的創作者是很重要的一環。

安迪:想對嘎嘎台的男同志朋友們說,如果對於男同志聊色的內容感到疲倦的話,你可以來聽「甲板日誌」。


(圖/甲板日誌提供)

-

上篇由此去

嘎專訪|「甲板日誌」全國唯一男同志廣播節目!洨泡芙開啟迪克與安迪相識​


關於「甲板日誌」


(圖/甲板日誌)

|全國營業電台唯一同志廣播節目|

甲板日誌從政大之聲實習廣播電台發跡,至今已經營滿兩年,是目前唯一將焦點放在同志族群的廣播節目,每週六晚上七點於 輕鬆電台 FM 96.9 Chillax Radio 播出!立志要和基隆與大台北地區的叔伯阿姨們搏感情,走出同溫層帶領他們認識同志的大小事。

收聽管道

電台收聽:輕鬆電台 FM 96.9 Chillax Radio

Podcast 收聽:Apple Podcast、SpotimwpwUm3XiwN4l0!^[email protected](gDAYbE%[email protected]%%Qfy、Sound On、KKBox 搜尋「甲板日誌」

甲板日誌臉書粉專迪克的 IG安迪的 IG

-

金鐘造型 Credit to(IG 帳號)

Photograph|@hellohenryboy 
Hair Style|@jarvis_lin0131 @w_plus_salon 
Make Up|@vilian_ice 
Stylist|@plainme_life @dwight.yao 
Accessory |@agaricgarden @hunglinchen 
Shoes |@oringoshoes

看更多《嘎專訪》文章

-

文/Jacob

城户士郎在大學恩師的葬禮上與以前的同級生純文作家木島理生再會開始。

過去學生時代的木島作為小説家發揮了其才能,雖然身為學生卻獲得了很大的獎項。城户嫉妒木島的才能,但是因為讀了木島的作品,充分了解到自己沒有才能,所以放棄寫小説,成為了色情小説的編輯。

但是,重逢的木島生活也不如意,面臨着小説家的壁壘。於是城户向木島提出要不要寫色情小説。此後,城户為了自己的方便,打算讓木島成為色情作家的蒲生田鬱夫的弟子。蒲生田為了讓自己的公司出版他的遺作,利用了木島。但是,因為木島理生這個名字,蒲生田誤以為是女性,對城户非常生氣。作為讓木島成為弟子的條件,反而讓木島和城戶的關係起了變化...《情色小說家:靛藍色的心情》GagaOOLala 線上看🌈https://bit.ly/38dH8XK

歡迎聯繫合作窗口☞Jacob:[email protected]

按讚追蹤男同志網站GagaTai↓↓↓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