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8 月 13 日這天下午,在戶政事務所登記後的空檔,嘎嘎台緊跟著阿古信奇回到下榻飯店,聊了聊跨國同婚這一路走來的想法。兩人卸下媒體前的壓利束縛,馬上自在了起來。而新婚的第一件想做的事,竟是跑廁所好好緩解一番。

安頓一陣,心情舒展了開來,阿古鬆開襯衫幾顆扣子坐在床緣,透出隱約壯碩的銅色肌肉,幾個人擠在飯店房間裡揚起說笑聲。一如兩人面對鏡頭的默契,由健談的阿古回答問題,信奇靜聽爾偶補上兩句。


經過五月在法院判決得到勝訴後,兩人終於登記結婚
(攝/游子宸)

面前這位來自澳門的阿古,有著多重身份過著斜槓人生,過去曾經放下心理師工作,飛來台灣與老公信奇一同創業,在高雄的鹽埕菜市場,經營起一家小巧可愛的磅蛋糕專賣店「信的店」。

而他也在社運的經歷中在去年2020高雄同志大遊行的總召集人、現任高雄同志遊行聯盟常務理事、跨國同婚平權聯盟共同發起人、WorldPride2025Taiwan的申辦總監、參與了台灣第一部平權紀錄片「同愛一家」、以及「飄洋過海來看你」,最近多了一個身份是「史上第一對亞洲跨國伴侶」。

這些累積下來大大小小的頭銜和標籤集合看起來不得了,卻也都是一路努力對抗體制的痕跡,也讓嘎編開啟一連串的提問,好奇兩人的生命故事,是如何這樣堅持走到了一起?

延伸閱讀:台灣首對跨國同婚登記!阿古信奇十指緊扣 迎來新婚的第一天


Q:你跟信奇在相識之前,就積極參與在同志運動嗎?聊聊分享一下自己的經驗

其實沒有,認識信奇之前只是個外圍份子關心一下,算不上參與同志運動;但認識信奇之後剛好就是我換工作成為心理師,投身助人傾聽的工作,關心社會議題才漸漸成為日常。後來這個習慣一直延續到回來台灣之後,從一開始只是參與活動,到後來投入成為組織者。

我覺得每個人都可以參與其中,雖然參與同志運動不一定只有收穫,有的更是挫折,但我相信會是一個奇妙之旅,因為有了參與,這個世界會變得更加進步友善。
 


(圖/@guziferleong/Instagram)


Q:所以當時為什麼你們會作為跨國同婚權益的前鋒?

因為沒有人。要在台灣生活、又要可以露臉、又要已經出櫃,篩一篩剩下不到一隻手的人。一開始真的沒想過要當前鋒,畢竟我跟信奇的性格都很不適合。2018年底感覺到跨國同婚可能會不過,就想辦法先把大家聚集在一起再想辦法,當時其實是想找更有影響力的人來發聲,拜訪過很多人,但大家當時有顧慮或是其他想法回絕,可是總不能沒人站出來,所以才繼續站在第一線倡議;到後來訴訟也一樣,原本我們也不是先鋒,經討論後臨危受命,收到消息時我跟信奇還在布達佩斯渡蜜月;雖然一切都是意料之外,但我們都把自己在運動中定位在第一後備,當沒人願意做就由我們來,畢竟當時把大家找出來,我就覺得應該要為這件事負責到底。
 


8 月 13 日在戶政事務所登記,兩人帶著婚戒緊抓著彼此的手
(攝/游子宸)


Q:在實際成為跨國同婚的焦點後,你們的生活有了什麼樣的轉變?

實際上沒有太大的轉變,只是多了很多訪問,講話就要用字更精準,但我本來心理師的工作也很要求用字,所以對我的影響不太多,也是為什麼在大部分的訪問都會由我來回應,其實信奇也是很會說(笑);除此之外日常生活也會遇到支持跨國同婚的朋友在路上突然走過來跟我們加油,或是在賣場會被認出來問現在跨國同婚的進度之類(笑)。
 


在伴侶盟的陪同下,舉行跨國同婚登記記者會
(圖/嘎嘎台)


Q:當自己參與在跨國同婚權益前線,你(們)如何看待台灣同志權益?

我覺得還有不少權益不足的地方。就以跨國同婚為例,就算我們因為訴訟可以結婚,但跨國同婚尚未合法,在全球的同婚國家當中,只有台灣有這個情況,這也是我很希望透過與眾人的pA3SfP^ky*!Fud&jqDdXZ8#f8ehtP8KbZbQ&19wy4M4ObHj85Y努力可以推動的事;除此之外,收養領養也是同志權益缺角的一塊,對比異性戀夫妻,同志只能收養另一半的血親子女,並且不能領養,這顯然是對親權的傷害,而親權的延伸應讓每個人都有成為親人的權利,因此開放人工生殖也是完整同志生命權益的必然方向。


Q:你(們)在爭取跨國同婚中遇到最大的挑戰是什麼?是如何堅持下來的?

想來真的太多太多挑戰了!「輿論」應該是最大的挑戰,這些輿論不單是罵罵而已,很多時候是反對的人想盡辦法要對跨國同婚抹黑,讓社會跟原本支持同志的人不支持,當時其實真的很灰心,特別看到圈內有影響力的人也反對跨國同婚時,就會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是,怎去跟這些人抗衡?不如放棄吧。但想到信奇陪著我水深火熱,想到還有幾百對跨國伴侶,他們的情況更嚴峻,他們也沒有放棄一直努力著,我憑什麼放棄?而我又是一個很固執的人,越被看不起就越與之對抗,就一直堅持到現在,當然也會堅持到所有跨國都可以結婚那天。
 


(圖/@guziferleong/Instagram)
 


Q:爭取跨國同婚平權的路上,外界都怎麼看待你們的婚姻?

絕大部分人都是支持我們的,而且真的很支持。很多客人都來店裡跟我們致賀,大家會覺得我們像是模範夫夫,事實上我們其實很常吵架應該說不上模範,但我們感情很好很好是真的,我們到現在還是會每天都聊天說我愛你,因為每天工作生活都在一起,所以我們兩個是24小時都在一起的,但我們都很喜歡很愛這樣的生活,這4年多天天黏在一起是我夢寐以求的生活模式。


Q:台灣還有許多的跨國同性伴侶,未能得到法律上的婚姻保障,你(們)有什麼樣的具體建議?

在司法首勝之後,跨國同婚的下一步還需要打開更多的法律缺口跟立法遊說,除了向支援跨國同婚訴訟律師團的伴侶盟捐款以外,也可以向你的立委陳情表達你對跨國同婚的關注,這一點一滴都會帶來正面影響。而對於本身是跨國同志伴侶來說,要一起堅持下去,黑暗已經不長了,我們將會迎來光明;另外我們每月第一個星期三都會跟伴侶盟一起辦的「月月聚」線上聚會,跟大家更新進度跟回應問題。

➤ 時間:每月第一週星期三晚上7:00-9:00

➤ 報名請走:https://reurl.cc/pg3OYx


兩人在登記後與親友們的溫馨茶酒敘,阿古感動拭淚
(圖/@guziferleong/Instagram)

 

 

看更多《嘎專訪》文章

-

文/Jacob

城户士郎在大學恩師的葬禮上與以前的同級生純文作家木島理生再會開始。

過去學生時代的木島作為小説家發揮了其才能,雖然身為學生卻獲得了很大的獎項。城户嫉妒木島的才能,但是因為讀了木島的作品,充分了解到自己沒有才能,所以放棄寫小説,成為了色情小説的編輯。

但是,重逢的木島生活也不如意,面臨着小説家的壁壘。於是城户向木島提出要不要寫色情小説。此後,城户為了自己的方便,打算讓木島成為色情作家的蒲生田鬱夫的弟子。蒲生田為了讓自己的公司出版他的遺作,利用了木島。但是,因為木島理生這個名字,蒲生田誤以為是女性,對城户非常生氣。作為讓木島成為弟子的條件,反而讓木島和城戶的關係起了變化...《情色小說家:靛藍色的心情》GagaOOLala 線上看🌈https://bit.ly/38dH8XK

歡迎聯繫合作窗口☞Jacob:[email protected]

按讚追蹤男同志網站GagaTai↓↓↓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