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台灣的婚姻平權運動已經走到最後一哩路,[email protected]$2uS&+P&5MkduJLB現今的困境正是要與反對同婚方以及社會對話。最近有一部不只談論同志婚姻,更聚焦於多元家庭的電影上映-《親愛的卵男日記》敘述兩對男同志情侶與女同志情侶為了生養寶寶,彼此的生命交繫進而摩擦。為了成家,兩對伴侶費盡千辛萬苦,只希望這個幸福的夢想能像火箭一樣順利升天,微笑地看著它緩緩上空。蔡力允與蔭山征彥飾演《卵男》的男同志情侶,兩人將和諧的親密關係,以及欲共組家庭的真摯渴望透徹表現。以下來看看蔡力允與蔭山征彥的嘎專訪。


蔭山征彥(左)與蔡力允(右)
(圖/星泰娛樂)

嘎:為什麼想要接這部戲?接之後有什麼準備?

蔭山:演員生涯應該要挑戰同志角色,沒想到我的演藝之路走到現在還能接到,我很感謝。我平常就有許多同志朋友,開拍之前就去找他[email protected])8%&DnCU3b9V(x2*uPIJUp=J^ZvIfqii#vweMTqEy們詢問跟家人、伴侶之間的行為舉止。

力允:我不排斥演同志,因為這對我來說是體驗不同人生。我是異性戀者,之前我不知道同志的生活與樣貌,再加上我希望去讓大家重視這議題,所以才接下這角色。接下這電影後我去看《藍宇》、《斷背山》,或者詢問周遭同志朋友,[email protected](aGMFvFf#cL!t知道男生跟女生的相處不一樣,所以去做一些周遭的功課。

嘎:劇中兩個男同志在山中大雨爭吵,是兩個角色的高潮戲。對此幕有什麼心得?

蔭山:身為一個演員,我對這幕很興奮。拍這場時已經是快殺青的時候,所以我已經很^[email protected]*$Y8S^Oo(0IKKj7OQE8DK&nAYKRrMA8Lcs7w2NT9S在角色裡面,演完後非常過癮。

力允:這場算是我們的重頭戲。我們在前面的戲其實沒有太親密,但到這場戲,可以9s1*ptvcjg%JC%4_$pwIT!yUTv-c6UUTu&yO%[email protected]傳達給觀眾我們兩個像是家人的情感。原本場景安排是沒有下雨的,但之後下雨變得更美,感覺都對了。


蔭山征彥(左)與蔡力允(右)
(圖/星泰娛樂)

嘎:《當北京遇上紐約》的主角在演完該片後,從異性戀的身分變成情慾流動的認同。你們在演之前或之後有探索過自己的性別身分嗎uSjc=p([email protected]!BZ#vFLyxgON(mNcFrob(x+jo)GZ+gd(-

蔭山:我高中會開始用吸油面紙,比較注意美容,那時會被同儕笑好娘,但我就會跟他們說20年後你們就後悔也來不及了。20年後,我現在回日本的時候跟大學同學喝酒,一起qb7&9_HuvVGl+##F9_HRKi1EEZzYMQYSPQ)5vQ5%9I%[email protected]^拍照,照片裡就會突然出現一個學弟。

力允:我現在會看帥跟身材好的男生,waw_-lTkJLgBvjp(%PTd!A%8bKrdbdKwghHFm*XreAr)ZZC8XE同時也提醒自己要變得跟他們一樣。不過我跟男生朋友還是兄弟一場,沒什麼其他情愫。

嘎:若兩人喜歡男生,會喜歡哪種類型的?

蔭山:我在家裡是長子,有個弟弟。所以比較喜歡年紀大一點的男生,像是阿部寬、竹野內豐,他們那種中年男生的魅力我很想學。因為我自己比較娃娃臉,很想要[email protected](r*JM8Xc2gOob9348ERnrVmPCGGKvBB%@VD5H%_有他們那種魅力。

力允:我滿欣賞金城武那種比較沉穩的男生。


蔭山征彥(左)與蔡力允(右)
(圖/GagaTai)

嘎:兩人過去曾被男同志追求過嗎?

蔭山:我在同志酒吧有被男同志追求過。新宿二丁目有兩種酒吧,一種是店_ZENu!YA2*)%unv5Hs^C5+QBszY1gE583FOLN6&9*+0tl+#dzV員跟客人都是同志。另一種只有店員是同志,客人大部分都是異性戀。有一陣子我常去,跟同志溝通我也覺得還滿舒服的。比如說我談個戀愛會跟他們商量該怎麼辦,他們給我一些建議。有時候店員就開玩笑,如果我跟他交往,之後喝酒都免費。

力允:我20歲左右有一個gay的朋友想要把我。他也知道我是直男,一直想掰彎我也掰不彎。他說他以前也是直男,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就發現喜歡男生,所以他就一直相信我也可以。我跟他之間多少有一些身體上的接觸,我覺得都還可以接受,當然太over的比如說摸重要部位就比較過7ILQ#l3KORdia&p$hazM4!h6i(CyNRWEN_EuJg_dNP5Pw5las-分一點,我會笑笑地推開。其他互動我覺得沒什麼關係,大家都是朋友。後來他把他的姊妹介紹給我,想要請姊妹鑑定一下,結果沒想到他姊妹變成我的女友。中間他有介意個半年,但後來我們還是變成好朋友。


蔭山征彥(左)與蔡力允(右)
(圖/GagaTai)

嘎:蔭山覺得台灣跟日本的同志差異是什麼?

蔭山:不管是男同志女同志,台灣的同志朋友在外貌上會比較明顯,可能是日本比較保守的關係。

嘎:力允最近演出的《紅樓夢》也上映了,你在裡面飾演璉哥這個角色,他跟《卵男》的李顥廷的表演差異在哪?

力允:賈璉比較CA5N3pTuPLXZ47qU3Q9r#FmN$QZeW&fvLD%7HoP1N8IhER73Kp玩世不恭、壞男人,一看就知道是個玩家。但是在《卵男》裡面的李顥廷比較深層,我希望他跟一般人看起來無異,不會那種外放。

嘎:有沒有什麼鼓勵的話想對同志說?

蔭山:不管在台灣還是日本,我個人當然非常支持婚姻平權。我覺得這是未來十年、二十年需要面對的問題,希望大家一起&d8s4hUkKCaFEqK-L0q9#HWtd5UN#1QAXfwg75k#[email protected]&yJ分享《親愛的卵男日記》,來思考這個問題。

力允:愛不應該設限。前陣子我看了電影《小偷家族》,在講沒有血緣關係的家人一同生活。我覺得家人不一定要有血緣關係,所以我支持同志朋友應該要受到一樣的待遇。拿掉性別以後,大家都一樣。11月2號也希望大家可以進戲院看《親愛的卵男日_iOzNP!FUKHnPBamjwL8GPV3hZ6x$r4ROsuymTu4h%sSX1fz&m記》,一起去見證我們的卵實力。

《親愛的卵男日記》11/2上映,預告:

 

《真心話大drunk夫》邀請彩虹光譜上不同性別取向、不同身份性別的彩虹家族或是LGBT支持者玩「吐出真心話,不然乾掉一杯shot」,展現彩虹成員的多種關係樣貌。多元樣貌的關係與身份之下,愛就是愛,份量與感情不會因為性取向或性別身份而有所不同。

全片線上看點這裡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