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亞洲同志平權路途艱辛,然而面對眾多障礙,各國仍有許多人努力奮鬥。日本的同志權利處境不如台灣,不過他們擁有出櫃的男同_Yg=H_1fn1tkp*OnF#9Hmo^[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志政治人物,正為了日本同志辛勤工作。《酷兒亞洲-日本篇》第一集訪問到出櫃男同志議員石川大我,讓觀眾從政治面了解日本的LGBT改革運動。

看《酷兒亞洲-日本篇》第一集「我們無所不在」全片


《酷兒亞洲-日本篇》劇照,左為石川大我
(圖/GagaOOLala)

石川大我是出櫃的男同志,在2011年獲選為東京都豐島區的議會議員,這RJ7t^z-!6tqU^p3fNl7_Ptm0bP2tVlOrlEr_DViASFV^ps_rpW使他成為日本史上第一個公開出櫃的政治家。


石川大我工作時的認真神情
(圖/GagaOOLala)

「過去的資料顯示,LGBT兒童的自殺率,其中男同志或雙性戀是一般人的六倍」,石川大我說到,因此他與其他人正一步步改變日本社會。對此,石川大我舉了最重要的例子-「愛的教育」。他拿出日語辭典中對「愛」的解釋,過去的解釋是Z&ULc-)zCKys!E(3WMxcbppJ%Fjv4hBezqH67B3rwY^W=yjFW%「男女之間的思慕之情」,但最近修訂為「伴侶間的思慕之情」,石川大我認為日本社會一點一滴地改變。


石川大我拿出「愛」的字典解釋說明
(圖/GagaOOLala)

這個改變最主要的力量來自於年輕人社群。石川大我提到日本年輕人普遍對於政治不感興趣,但是當議題換成LGBT議題,許多由二、三十歲年輕人組成的地方團體便會向當地政府發動請願,參與政治的人也就變多了。「這是日本人拿回民主的過程,人民要能為r^$ZRtEEjo([email protected]+(MdZgbq%jH+zK自己做決定,不是交給別人發聲。」


石川大我(左)走上街頭
(圖/GagaOOLala)

石川大我希望在未來,結婚對象的性別可以不再被別人在意。他提到荷蘭的人權觀察組織*619PPjQeNy&WqzP7bN7yO4bd$+0cFA7qY^28$#Y1)BXCi=DNI總監講的故事:「在同性婚姻合法的荷蘭,員工在地鐵上,告訴久違的前老闆,『我最近結婚了』,老闆說『恭喜!對方是男生還是女生?』」石川大我期盼著這樣的光景能夠早早到來。

你對日本的同志情況了解嗎?

看《酷兒亞洲-日本篇》第一集「我們無所不在」全片

看更多《酷兒亞洲》文章請點這!

《真心話大drunk夫》邀請彩虹光譜上不同性別取向、不同身份性別的彩虹家族或是LGBT支持者玩「吐出真心話,不然乾掉一杯shot」,展現彩虹成員的多種關係樣貌。多元樣貌的關係與身份之下,愛就是愛,份量與感情不會因為性取向或性別身份而有所不同。

全片線上看點這裡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