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亞洲同志平權路途艱辛,然而面對眾多障礙,各國仍有許多人努力奮鬥。日本的同志權利處境不如台灣,不過他們擁有出櫃的男同志政治人物,正[email protected]=1355i(6i#jA!wl1pq=4J87VeQdj9tdD%6為了日本同志辛勤工作。《酷兒亞洲-日本篇》第一集訪問到出櫃男同志議員石川大我,讓觀眾從政治面了解日本的LGBT改革運動。

看《酷兒亞洲-日本篇》第一集「我們無所不在」全片


《酷兒亞洲-日本篇》劇照,左為石川大我
(圖/GagaOOLala)

石川大我是出櫃的男同志,在2011年獲[email protected])Cd4#htHR7G7We5)SWmCdiC+Z)[email protected]選為東京都豐島區的議會議員,這使他成為日本史上第一個公開出櫃的政治家。


石川大我工作時的認真神情
(圖/GagaOOLala)

「過去的資料顯示,LGBT兒童的自殺率,其中男同志或雙性戀是一般人的六倍」,石川大我說到,因此他與其他人正一步步改變日本社會。對此,石川大我舉了最重要的例[email protected](-(YxZWPJ_PwVcjWRiF3=sFR子-「愛的教育」。他拿出日語辭典中對「愛」的解釋,過去的解釋是「男女之間的思慕之情」,但最近修訂為「伴侶間的思慕之情」,石川大我認為日本社會一點一滴地改變。


石川大我拿出「愛」的字典解釋說明
(圖/GagaOOLala)

這個改變最主要的力量來自於年輕人社群。石川大我提到日本年輕人普遍對於政治不感興趣,但是當議題換成LGBT議題,許多由二、三十歲年輕人組成的地方團體便會向當地政府發動請願!U%dGW_s&W_L_z%Gv!1m+(BQ-5-AUB#EYzZbct)q9zc#%IdWw*,參與政治的人也就變多了。「這是日本人拿回民主的過程,人民要能為自己做決定,不是交給別人發聲。」


石川大我(左)走上街頭
(圖/GagaOOLala)

石川大我希望在未來,結婚對象的性別可以不再被別人在意。他提到荷蘭的人權wj5X6LNu=-VdTe6lq6O!eGPn!dqyE%*TWVGS0Q_7s(M_QvoSZ3觀察組織總監講的故事:「在同性婚姻合法的荷蘭,員工在地鐵上,告訴久違的前老闆,『我最近結婚了』,老闆說『恭喜!對方是男生還是女生?』」石川大我期盼著這樣的光景能夠早早到來。

你對日本的同志情況了解嗎?

看《酷兒亞洲-日本篇》第一集「我們無所不在」全片

看更多《酷兒亞洲》文章請點這!

One Village Surrogacy是來自美國的代孕與生殖諮詢機構,志於協助準爸爸們成家,它的名稱來自於一句諺語:「養一個小孩,需要一整個村莊的力量!」One Village Surrogacy認為,要成功撫育孩童,需要整個社群的努力與愛。

不同於其他大型的生殖診所與代孕機構,One Village Surrogacy會根據每位準爸爸的個人需求,找到最理想的代理孕母以及最棒的生殖診所,讓你完成育兒美夢。

男同志伴侶阿古和信奇交往近四年,今年秋天阿古和信奇受邀參加布達佩斯同志旅遊企劃「Pink Budapest」,前往了匈牙利的首都布達佩斯度蜜月,慶祝彼此的愛。

《部長與部長的布達佩斯蜜月行》,帶你體驗當地之美!

按讚追蹤男同志網站GagaTai↓↓↓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