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盧卡斯海吉斯(Lucas Hedges)上艾倫狄珍妮秀(The Ellen DeGeneres Show)宣傳即將上映的《被抹去的男孩》(Boy Erased)時,解釋了性傾向光譜的理論。他在該片飾演的少年Jared EijT0qv)FU8*[email protected]^(=U0qmFiM&^p^GcKf3nEO(os1wLJXtlJpx+amons,在身為浸信會牧師的爸爸要求之下,進行了性傾向扭轉治療。


(圖/USA Today)

這不是海吉斯第一1$BJ3fQ5(oOEXi2KmvkSTE3a)Pw#XhUk*%%FW)[email protected]%OBJ)KN次討論自己的性傾向與性傾向光譜。今年九月,他就曾在與Vulture的訪談中開誠布公。他也知道,隨著《被抹去的男孩》的推出,他的性傾向可能會成為大家議論的焦點。


(圖/News 1130)

「因為演了這個角色,我得盡可能地誠實,」他告訴Vulture。「我還小的時候,在我最迷戀的幾個人裡面,有一些是我的男性摯友。整個中學時期都是如此,同時我也一直曉得,自3hG2(^BV=wbmizfW%3yAqfMWn!$FYuPl70!f_8paRc2S*7(VAW己大部分時間是比較受女生吸引的,我處在一個光譜之中。」


(圖/W Magazine)

艾倫請盧卡斯進一步描述這個光譜的說法,她說這個概念對年輕人很重要。

「六年級的時候,有一個健康教育老師教了我們a0aHDO0(%ajR2Y52a%5Wn8*a)YWHXkht%k#bX!I8GoohDE-Dsj性傾向是一個光譜的概念,」海吉斯說。「老師說我們並不是百分之百的A或百分之百的B。從那一刻開始,我始終認定自己處在光譜之中。我把性傾向看成更流動的概念,而不是非黑即白的。」


(圖/www.out.com

「每當我身在萊恩雷諾斯身邊的時候,我也會很困惑,」艾倫開玩笑地說。「我整個很可以啊。或賈斯汀([email protected]#dc_5l^j(0m#)BJcgKilt%7N)zg%[email protected]Justin Timberlake),讓我超困惑的。我到底怎麼了?」

 

譯者:Andy

柏林影展華語及亞洲片」囊括多部華語及亞洲最新及經典電影,包括李安導演的台灣唯一金熊獎影片《喜宴》、周美玲導演的泰迪熊獎最佳劇情片《刺青》、黃惠偵導演的泰迪熊獎最佳紀錄片《日常對話》、蔡明亮導演的評審團大獎影片《河流》。

按讚追蹤男同志網站GagaTai↓↓↓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