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焦安溥這個名字你可能有一點點陌生,她一直以來關心社會議題,從反核、環境、到同志議題,焦安溥一直親力親為,在網路上發表自己的意見與看法,也曾走入人群,走入偏鄉中支持自己認為對的事情。

2016年11月28日,是台灣對於婚姻平權草案立法過程的第二次公聽會,許多學者、宗教領袖、專業權威,或者以母親父親身分而來的人都拿到發言名額,侃侃而談對於此草案的看法。其中,「焦安溥小姐」五個大字在發言名單中,慢慢地往前推進,等到立法委員尤美女唸到這個名字時,一個長髮秀氣,我們熟知面孔的女子站上台,從容地整理演講稿,從嘴中吐露出堅定、平穩的聲音,她是焦安溥,她是張懸。

對於這次婚姻平權草案,焦安溥認為我們應該要好好的追溯「婚姻」這個字詞。它曾經有群婚、血族婚、血親結婚,又有一夫多妻、男嫁女娶的贅婚,或者是童養媳,然後我們現在到了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透過這個追溯的方式,說不定你就會發現很多的事實,也只是當代這十幾年發生的泡泡,而不是我們以為習以為常,所以其實從來就不被祝福的東西。」

焦安溥認為,我們現在所經歷的爭論,「是真正能夠反映生而為人,生存必須被相互重視的條件的這個過程」並且,因為人們「完成了這個過程,所以說不定我們會為一個看似所謂混亂的年代為榮,因為我們經得起這樣的混亂。」

她用一段話來作公聽會發言的總結:「雖然法律難以改變人們的偏見,但法律不可以為偏見服務,更不可以使人們的偏見或習慣,因法律而直接或間接的產生力量。」她認為這句話是人們對法律的期待,我們應該要讓法律這個工具永遠的跟著文化與現象,應該要讓「法律這個銳利的工具,讓每一個人都可以充足的使用。」

另外,焦安溥也在立法院外面的舞臺跟群眾喊話,她說到:「人活著就是要有品味。」而品味對她來說,就是要「慎選你憤怒的話題,慎選你所愛的對象跟人事物,慎選你的觀點,慎選你的對於使用語言的知識,尤其,慎選你挑戰的對象。所以我就會希望大家在未來的日子裡面,我們會繼續像鬼打牆一樣都要反覆討論各式各樣的議題。」最後,焦安溥期許大家「不要放棄給這個社會一個機會,就讓我們重新解釋當代的婚姻制度,不是為了要推翻什麼,而是為了要讓它可以包容更多,我們這一代人寫下來的記錄和歷史。」

焦安溥公聽會全文逐字稿(微調自一起追星去):

大家好,我的名字叫安溥,然後我以前就是在我這兩年沒有工作的時光裡,在那之前我是一個創作歌手,大家比較知道我拿來賺錢的名字叫做張懸,我今天不為了自己個人的意見而來,但我分享的都會是我個人所有的從我曾經受過的教育、知識,還有我自己的生命經驗,所以想要跟所謂一般大眾、還有跟很在乎普世價值的一般人說說話。

我今天聽了一整天的演講,其實在這個漫長的討論裡面,在多年來的討論裡面,我也聽過非常多其實這幾次公聽會常常出現的字眼。我記得在我們成長的過程裡,不管是國文老師,不管是陪我們辯論的一些長輩,或者是我們自己的父母,最常告訴我們的地方其實就是,你要謹慎地使用你的語言。尤其是當我們習慣使用一個語言的時候,其實我們大部分的時候還沒有花很多時間,去瞭解這些約定成俗的字眼,它背後的含義、由來,還有,它還有可能被解釋的空間。所以其實我想要跟自己的聽眾跟一般所謂的社會大眾說的是,當你對於現在在討論同性婚姻法有這麼多的疑惑或恐懼的時候,不妨永遠停下來提醒自己,字眼並不代表這件事情真正的事物價值,就好像我們蒐集了所有我們能夠為我們自己的立場佐證的事實,但事實並不永遠等於真相,這也是我今天短短十分鐘之內其實想要概括的一個前提。

所以其實從字眼或使用語言的方式來說,我今天其實最想要跟一般大眾講的東西其實是,第一個我們來討論婚姻的本質。因為本質兩個字顯然其實造就了認同跟不認同對方意見的人,無止盡的不願意有共識的爭執,但什麼是婚姻的本質呢?因為其實如果大家就是使用一下 Google 的這個東西,應該就可以輕易地查到各式各樣婚姻制度的由來,從西方世界的、宗教世界的、東方世界的婚姻制度。其實你一旦去 Google 所謂婚姻的制度是怎麼來的,其實現在很多我們在爭論的議題,就可以輕易地歸納出,我們其實是用自己想要的觀點,去跟對方去做爭論。我們不斷的在劃分不同的族群,希望我們的意見要比我們不喜歡人的意見要大聲。但實際上如果我們真的台灣社會是一個這麼在乎事實,然後可能更希望法律總是能夠服務真相的一個社會的話,那我們永遠可以回頭去找很多事情的根源。而根源這個東西,還要再重頭然後不厭其煩的去看一下,就是光以台灣社會來說,在婚姻制度上面的演變,演變這件事情說不定可以提供給我們對於現在所有的爭議,關於我們的過去跟未來,更好的定義,更好的申論空間,還有更好的看待的方式。

婚姻的本質其實最早在東西方世界,它都經歷了非常非常漫長的交易買賣制度的歷史,我相信其實從我們這一代的爸爸媽媽可能已經比較少見了,但是我們的曾曾祖母啊,然後我們去往族譜來講一講,都可以輕易地發現,其實不管在台灣的傳統社會,華語的各式各樣的社會裡面,哪怕是我們現在在討論的西方經驗裡面的社會,其實人類有非常漫長的歷史。其實光為了男人跟女人的尊卑,還有是否可以被視為財產與否,已經有了漫長,而且是你想像不到的漫長的爭論,而中間其實有無數的人的權益被犧牲。但是為什麼我們今天可以走到,就是我們可以從這個群婚、血族婚,然後從可以跟自己的血親結婚,到你必須只能跟自己的血親結婚,因為要維持血統的純正,然後到不可以,因為怕基因不夠優良,然後再到一夫多妻,再到男嫁女娶的贅婚,然後再到其實台灣社會以前很常見,對於別人來說,甚至也是一個傳統的習慣、或者是一個理所當然的,比如說童養媳的現象。一直到現在,我們走到了這個民國 105 年,我們終於活在一個一夫一妻制,就是大部分的人其實都接受的,而且是被祝福的,可以自由戀愛的一個制度下。所以回過頭來,我們如果去看看,我們身為人類賦予婚姻這個東西的定義,你就會發現,它其實經過了無數種演變,它經過了無數種申論,它也透過了無數種人,在他們的當代重新定義了,多數人還可以拿婚姻做些什麼?所以我們提供了,在婚姻裡面,更具有對於真正多數人的保障,而通常我在大部分的議題裡面,所謂的少數人,只是相對於這個時空的少數,它不是人類歷史裡永遠的少數,它也不可能沒有變成多數的機會。只不過人類歷史裡通常只願意相信已經發生的事情,而且大部分已發生的事情,還有很多是我們不願意承認,所以在歷史上無從記載或追溯,以至於就不被承認發生過的事。那我覺得這些東西是我想要提供給所謂的一般大眾,一定要在聽這些所有的過程,然後試圖去理解我們對於法律的看法,還有提出觀點之前,我們永遠要為自己跟別人做的一件事情,就是你永遠要去追溯,我們使用的這些字眼,不管從名詞到形容詞,它對於人類跟我們使用的方式演變是怎麼來的?透過這個追溯的方式,說不定你就會發現很多的事實,也只是當代這十幾年發生的泡泡,而不是我們以為習以為常,所以其實從來就不被祝福的東西。

我覺得在我們台灣的社會,其實從戒嚴到解嚴,從解嚴開始,其實我們也才經歷了未滿三十年解嚴後的日子,所以其實我覺得我們一般大眾要給予這樣的議題更多的祝福跟支持,因為我們還有太多跟人權有關的,跟不是多數人、少數人,而是我們什麼時候有可能其實也要在民法上,遇見跟我們要不斷的舉證,然後提出自己應受保障的這個過程有關的爭議,它現在已經在發生了,而其實我們的社會在輿論,或者是在討論的風氣上,也渴望這個過程發生。即使再痛苦,我都會希望,我們如果要去看待真正的法律,我們就要接受大家所謂眼前神聖的民法,它就是應該要被觸碰的,它就是應該要被挑戰的,它就是應該要常常像道德一樣,被我們拿來修繕的。它不是高高在上舉著旗幟,它也不是我們基本上拿著匾額,砸破別人的頭,只因為我們用傳統文化或道德去定義過別人。因為在我所學習的教育裡面,不管是老莊教我的東西,還是孔子教我的東西,還是我們所謂的歷代先賢,在鞏固所有傳統價值的聖賢,其實都還是在講同樣一件事情,就是你永遠要拿道德修繕自己看待世界的觀點,說不定眼前你覺得最難受的事情,將來會變成我們這一代人,因為敢於度過、而且敢於正視、敢於討論以後,我們敢於接受,一個自己不見得最喜歡、最舒服,但它卻是真正能夠反映生而為人,生存必須被相互重視的條件的這個過程,因為我完成了這個過程,所以說不定我們會為一個看似所謂混亂的年代為榮,因為我們經得起這樣的混亂。

我今天其實不為自己而來,我為了所有我認識的人而來,我所有認識的人還包括,我渴望在生命中,以後還要遇見的人,就為了這些人,這些人其實就是所有人,除了要非常謝謝你們聽我說話以外,我非常非常希望所謂的普羅大眾,或者是曾經因為我們這樣子的歌手寫過的歌,所以拿去祝福過各式各樣的小孩跟家長的人,願意聽我這樣子的一個創作者說,我對於這樣子的看法。尤其是我們必須要攤開來承認,台灣其實在開始討論各式各樣的人權議題上面,我們始終缺乏足夠有政治智慧,還有熟練以及宏觀的政治人物,所以我們的政治文化其實也還在不斷地增長或轉型,然後更重要的是,我們的社會教育裡面,其實對於這個申論或者是辯證的這個過程。還有很多哲學的基礎教育其實需要培養,我們需要更多的幽默感,我們需要更多鼓勵對方,就是藉由辯論所以練習的建立邏輯的過程。所以我今天要用最後一句話講給一般人聽,然後我希望,我也是一個一般人的時候,這是我在我 35 年,在社會裡的生命經驗教會我的東西,我也非常希望更多人願意加入我的行列,直到所有人都可以是一般人,這句話就是:「雖然法律難以改變人們的偏見,但法律不可以為偏見服務,更不可以使人們的偏見或習慣,因法律而直接或間接的產生力量。」這是我們對於法律的期待,不管它是在價值上面需要我們的肯定,它也需要我們每一代重新去定義或去重新豐富它,而法律的功能,既然也有服務每一個人生存的條件或生活的品質或生活的狀態,那麼我們就要讓法律這個工具,永遠的跟著文化,還有現象,一起承受這樣子的痛苦,但是要變成一個更銳利的工具,讓每一個人都可以充足的使用,謝謝大家。

 

焦安溥立法院外舞台發言逐字稿:

我要跟遊行隊伍最後一排的人,往前每一位,說辛苦了。因為我知道今天很不容易,事實上也許每一次的抗議或遊行,不管怎麼定義,它都不容易。因為其實在一個公民娛樂很發達的時代,要不斷地試著發光,照亮別人,然後也要鼓勵自己,要發熱,然後去感染別人,帶來改變,其實是需要消耗很多能量的。所以辛苦你們了,謝謝你們。

我是為了反專法所以今天決定很臨時出席公聽會,對我來說,所有跟人有關的事情,如果不在這個社會裡討論,不在我們現在還想要依循的制度下討論,我們又要另闢什麼樣的戰場,去定義,其實不應該被定義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呢?法律帶來的應該是保障跟規範,跟更多的,其實大部分的時候,法律不是至高無上的依據,它是一個需要我們常常回過頭,用當代的智慧,用我們新找出的各式各樣的關點,去修繕它的一個工具。對我來說它應該是一個中性的工具,所以其實我總是希望能夠跟更多人說,法律不是用來評論任何人的善惡對錯,法律永遠容許更宏觀的,更寬闊的,只要跟人有關的人身權利的討論。

我今天不提愛這個字眼。因為其實我生命中感覺到的愛,其實都是各式各樣的人展現給我看的。所以,愛或者是正義,或者是法律,或者是我們現在討論的婚姻制度,他們本身這些字眼,其實不會有最終的對錯可言,它完全在於我們對它的詮釋跟作為,所以我在這裡其實想要利用大家難得聚在一起的時間,藉由這場遊行或抗議,我想要鼓勵大家的地方就是我一直都在鼓勵自己的東西,也是我爸爸哥哥一直在教我的,意思就是說,人活著就是要有品味。對,品味這件事情是別人給不了的,然後是只有你能夠幫自己不斷地去增長的。什麼是品味呢,慎選你憤怒的話題,慎選你所愛的對象跟人事物,慎選你的觀點,慎選你對於使用語言的知識,尤其,慎選你挑戰的對象。所以我就會希望大家在未來的日子裡面,我們會繼續像鬼打牆一樣都要反覆討論各式各樣的議題。從這個議題到下一個議題,尤其是在同性婚姻法裡面,其實我們還有那麼多章節其實要慢慢地梳理。我們已經看過多少人,基本上以為把別人砍到血流成河,就是一種解剖,但我們都知道,順著紋理的解剖,其實需要知識,需要你的仁心仁義,最多的其實需要的是你的勇氣。對,知仁勇是孔子說的不是我說的,所以在這個儒家當道的社會裡面,應該可以歡迎你們把這三個字到處去跟一般還想要知道這個議題,但是卻還是有恐懼,或是以為觀點就是事實的人。幫助他們找出更多看待這些事情的面向。我覺得從現在開始,我們要更大量的,更不計毀譽,然後毀譽無傷,你們聽得懂毀譽無傷嗎?毀譽無傷的去跟更多人分享你所知道的生命經驗帶來的觀點,帶來的事實,還有你們的生命經驗,可以讓別人看到的,看一件事情新的可能。因為這才是一件事情唯一應該要有的發展跟方向。祝福大家,希望大家永遠不要放棄,辛苦你們了,謝謝。

我其實有一兩百個朋友,還有我哥哥,還有我各式各樣子的,或者以前的聽眾。他們今天都在這裡,所以公眾人物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身邊的人,還有你們依然願意繼續不放棄相處的每一個人,不要放棄他們,然後不要放棄給這個社會一個機會,就讓我們重新解釋當代的婚姻制度,不是為了要推翻什麼,而是為了要讓它可以包容更多,我們這一代人寫下來的記錄和歷史。

(立法院外舞台發言影片在此

圖片來源:SETN.com张悬图片

延伸閱讀


這些知名作家都告訴你:用「心」傾聽同志的聲音


別擔心,我們與你同在!10位支持婚姻平權的名人


彩虹聖誕!6個溫暖你心的多元聖誕廣告

GagaTai的好朋友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