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GagaTai專訪紀錄片《日常對話》導演黃惠偵,該片榮獲2017年泰迪熊獎最佳紀錄片。 而述說相同故事,長度較短的《我和我的T媽媽》也榮獲南方影展的評審團獎、人權關懷獎,以及第39屆金穗獎首獎。

《日常對話》預告片

「這部作品不僅只於同志議題,更多的是家庭與母女關係。該慶幸這樣的故事發生在自己而非別人的生命中,唯有如此,故事才有機會被記錄下來。」──黃惠偵


《日常對話》電影海報。(圖/日常對話)

6.導演的媽媽說「如果同志能結婚,她也不會結」。從這角度來看,妳覺得婚姻平權對你媽媽會有什麼影響嗎?

婚姻平權通過對我媽就完全沒有影響啊!我媽滿了解自己的,她說就算人生重新來過,她不會結婚生小孩,我也認同她(笑)。因為她是一個不適合當家長的人。我曾問媽媽「如何看婚姻平權」,她回答:「啊人家要結婚就讓人家結婚。」因為她覺得結婚沒什麼好處,自己不會想要結婚。

婚姻是人制定出來的制度,本來就沒有道理去限制別人不能進來。我覺得這套制度最大的獲益者是國家,它讓人很努力為家庭付出,努力工作刺激經濟成長,國家也很好管理,若這套制度最大受益者是國家,為什麼還不讓別人進來呢?

另一方面,如果有人不想進入婚姻,那沒有人可以指著他說「你為什麼不進入婚姻」,尤其對女性說「妳不結婚、不生小孩是浪費妳的天職」,我認為,如果可以不要有這樣的想法,才是真正的婚姻平權。

婚姻平權通過之後,同志運動也不該停下來,因為還有許多需要改變的問題。我認為「單身者、未婚的人」也應該獲得保障。單身沒有必要被處罰。


導演和媽媽的「餐桌對話」。(圖/日常對話)

7.電影中媽媽常常催促拍攝、沉默、離席或抗議,但最終還是讓妳完成了這部片。妳認為為什麼媽媽願意參與這部片?

本片團隊的一名資深剪輯師反覆觀看「餐桌對話」這場拍攝後對我說,其實妳媽媽已經透過她的行動在回答妳的疑問──關於「妳愛不愛我」這件事情。「要是她不愛妳,怎麼會跟妳坐在那邊3個多小時,卻什麼也不說呢?」其實她隨時大可以離開。

「餐桌對話」是整個拍攝過程的最後一場,我媽媽也已經被拍了1年,但那天媽媽卻又突然說「妳要拍這個,怎麼都不先問我」?我也能理解,媽媽的反應其實是某種保護機制,直至「餐桌對話」那天,該問的都問了,也只剩一件事沒有說。所以,當媽媽看到家裡架了3台攝影機、幾組燈光的大陣仗,其實心裡也有數。因此,媽媽在一開頭便說「我也知道妳很討厭我」!來下馬威。我一聽到就想說,我是要來告訴媽媽「我沒有討厭妳」。(笑)

愛對我來說,抽象又複雜,而「媽媽有在乎我」,這對我來說便是愛了。

8.20年的拍攝功夫太龐大,導演曾經想過中止這過程嗎?

拍攝過程非常辛苦,14年後我擁有了資金、團隊,卻還是很辛苦,但我始終沒有放棄,因為放棄會更痛苦。來到和朋友、至親生離死別的年紀,我很清楚自己不要有遺憾,與父母分別後,再也不會有任何機會再說什麼,我知道這並非我想要的。即使我拍完這部片,我們會吵架、關係反而更負面,可是至少是自己做的選擇。


 

9.從過去到現在,導演的生命經驗中總是被貼上許多標籤,如:中輟失學、媽媽是女同志、單親家庭等,請問導演如何面對這些標籤?

小時候面對這個還挺痛苦的,自己還在面對一個「我到底是誰」的狀態,可能都還不清楚自己是誰時,卻已經被貼上標籤。

現在我也會思考,對我而言「是已經撕下標籤了嗎」?還是「比較坦然地跟這些標籤共處」?我覺得,現在比較知道自己是誰,是更接近於後者的狀態。我也會替自己貼標籤,像「我是一個媽媽」。(笑)但這是我已經知道「自己是誰」的狀況下,此刻被貼上標籤,感覺並沒有那麼強烈,只覺得「我就是這樣,不然呢」?

我覺得每個人一生下來,被賦予的功課是「知道自己是誰以及跟社會的關聯」,我也希望自己對女兒做到這一點,在她還不清楚「自己是誰」之前,不要給她任何框架或是標籤,要給她空間去找到「自己是誰」,因為你沒辦法阻止外面的人如何看待你,可是你可以自己決定怎麼看待自己。


導演認為女兒為自己和母親的關係帶來改變。(圖/日常對話)

10. 導演雖沒有接受過正規教育,但仍努力在工作之餘充實自己,學習拍攝紀錄片的知識。請導演給予失學的孩子建議,如何在生活及學習之間取得平衡?

比起給失學的孩子建議,我更想給他們週遭的大人建議。

小時候的我,身邊有什麼材料就讀什麼,媽媽的友人會有與我同齡的小孩,我就會讀他們讀過的參考書或者是報紙,年紀再大一點點,有了零用錢後,就會去看漫畫書。我生長在一個幸運的年代,第四台蓬勃發展,當時的我也就什麼都看。所以我覺得「不要限制孩子發展」,讓他多看一些不一樣的東西,「也挺好的」。

此次去柏林影展,我看到許多令人驚訝的事,街頭露出一則網路平台的廣告,圖片是一根被切了好幾段、血淋淋的手指,當時我不禁擔心,「這個廣告放在這邊真的沒問題嗎?不會有血腥、暴力的擔心嗎?」況且有好多小孩就在下方走來走去。

另外,影展將電影分級處理,卻也相當多元,不會因為出現身體裸露,就一定會被歸在限制級當中。我覺得德國人教導孩子「如何看待身體」的方式滿有趣的,有時候太多限制,反而會讓孩子產生奇怪的連結,如此一來更不健康。

11.在底層生活的同志生長於偏鄉,缺乏資源,但是他們卻可能面對當地強大的恐同力量,導演認為有什麼方法提供給他們,處理這個難題?

大人們要努力不斷的學習,才能夠協助孩子。知識很重要,找到正確的資訊,相信自己的存在有意義,大人的責任是要幫小孩製造出那樣的空間,讓他們覺得自己的存在有意義。

反同婚者認為「同志不能擁有小孩,小孩會被歧視」,我反而覺得是要改善歧視。我曾去偏鄉放映電影,有人認為同志不能結婚,因為他們都不生小孩,人類就會滅亡(笑)。但是,若你找到他聽得懂的語言,解釋:「現在許多年輕人也不結婚、不生小孩,生育率很低並非因同志結婚」,他們聽了就會覺得有點道理。

我認為要找到對的對話方式,很多時候都會想要急著說服對方接受你的想法,但對話前要先聽聽對方的疑慮,再去解決。

有同志朋友問我「如何跟家人對話,讓他們接受自己的身分」。身為同志的家人,我建議先站在家人的角度看,理解他們為何無法接受,通常是因為他們擔心你,那就告訴他不用擔心,找出他們的矛盾點。我覺得語言是很容易讓人誤解的工具,每個人對文字的認知不同,所以真的很需要學習好好聽人講話,也把話講清楚。這些事情很基本,可是學校也不太教我們。


電影中的阿嬤與孫女(圖/日常對話)

我的剪輯師說,整部電影的最後30秒,我女兒和她阿嬤談愛的方式已經說完整部片子,這裡可以看到人對於情感的需求或是質問。我2、3歲的女兒就已經在做這件事,人一出生,便在追尋、疑問到底有沒有愛。

這幕的另一個可以談的事情是表達。溝通並非容易的事,要來來回回好幾遍。我媽媽也是,在聽到孫女問「愛不愛我」時,第一次就故意回答「我不愛你,你那麼壞」,但其實那不是她心裡想說的話。要持續溝通對話,也許有一天頻道對到的時候,就成功了。

看專訪黃惠偵上集:萬一我也喜歡女生的話,媽妳會怎樣?

看黃惠偵推薦的同志影片

 

按讚追蹤男同志網站GagaTai↓↓↓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