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嗯嗯... 看來「百萬媽媽(rsBJakjjLCaf!Gdy2qM(EtQ(#nvkc^geksspRNlCNZ*YE)V$9yOne Million Moms)」顯然不是《酷男的異想世界》(Queer Eye)的粉絲。

百萬媽媽是「家庭研究理事會(Family Research CouQI+vWeH8d3)#Kuz&0E%9p_L+in=zbIe1n20lDJ45Gwn2wGjJQuncil)」這個團體的部門,而該團體被南方貧困法律中心(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歸類為仇恨組織。百萬媽媽針對實境節目名人 Jonathan Van Ness 為 Uber Eats 拍攝的電視廣告大肆抨擊。

百萬媽媽在最7ZYdoOvgz#gebu-3=&8m)njalsXMw-88I4E2sN5z&7iTpg4Pu3新的文章中嚴厲指責外送平台 Uber Eats、嘲諷 Van Ness 的非二元認同──甚至還在非二元(nonbinary)這個單字上加引號──並稱他是一位「變裝者(cross-dresser)」、正在向家庭推銷 LGBTQ 的觀念。

「Uber Eats 找一個變裝者來拍攝廣告,就是在大聲嚷嚷著自由派的觀念,並把他們的潛在消費者拒於門外。」該文寫道:「與其美化 LGBTQ 的生活方式讓觀眾倒胃口,Uber Eats 不如專注在他們的事業上,並對爭議性話題保持中立。」(延伸閱讀:我們繼續做著愛:性在疫情蔓延時,杜蕾斯最新廣告不只是耍「酷」


(圖/YouTube)

Van Ness 在「今晚我想來點(Tonight I’ll Be Eating)」廣告中,向奧運選手 Simone Biles 借了一件緊身服來穿,百萬媽媽對此R&^X727Pz%w#K=F#zWU9YTZ^%o+x+5RMyRCFVrmzwlQS#hCijg特別有意見。廣告中,兩人做體操的同時,也一邊點餐。「任何對自身的性別認同感到好奇或掙扎的人,看著某個人穿相反性別的服裝跳來跳去,並不能解決問題。」該文章如此說道。

Van Ness 在 2019 年接受《Out》雜誌專訪時出櫃,稱自己是非二元性別,並表示他傾向使用 he 和 him 作為代名詞。「隨著我年紀增長,我越來越覺得自己是非二元的──我是性別未定的。」Van Ness 表示:「大概就是,某些日子我覺得自己是男人,zCmWAQSKEFhRErR^e_5ujxENjSOrs(oFr4N6bw@PC8!q0o$_J%但其他日子覺得自己是女人。」

因此,對於身為非二元人士的 Van Ness,不存在所謂的「相反性別的服飾」,而那篇文章顯然是想要維護傳統性別並抹除所謂的非二元觀0_R0m+ehEmaVH51gxVu0CNLIOD&9MsWfYAq@ej$484#LjaGZDK念。

百萬媽媽經常抵制那些挺 LGBTQ+ 的倡議,像是童裝品牌 Hallmark、美泰兒(Mattel)的多元性別娃娃,以及最近的 Oreo 廣告。不過這個團體的行動呼籲通常沒什麼用,而且儘管它名稱上寫著百萬,推特帳號也只有不到 5,000 人追蹤。(延伸閱讀:同志微電影令人落淚!OREO推限定版彩虹餅乾 歡慶LGBTQ歷史月


(圖/YouTube)

為了回應百萬媽媽的尖酸刻薄,Uber Eats 明確地讓對方知道誰的粉絲比較多。「在 Uber Eats,我們堅定地展現各種風味。不管是玉米餅(tacos)還是才華(talent),我們都喜歡嗆辣(spicy)。」他們對《The Advocate》雜誌說道:「JVN 和 Simone 展現出絕佳的體操技能和驚人的自信,各地的數百萬媽媽們可以──也應該──給予支持。」(延伸閱讀:NIKE再推平權廣告《You Can’t Stop Us!》 展現運動員最佳精神:因為只要在一起,我們就勢不可擋

在推特上,同樣主持《酷男的異想世界》的 Bobby Berk 表示,不管反 LGBTQ+ 團體怎樣批評,他都為 Van Ness「感到非常驕傲」。究竟誰站在歷史的正確一方,不證自明。

現在就看看兩人的表演,支持 LGBTQ+ 吧!

-

譯:Kevin

Source:Pride

看更多《同志廣告》內容


任何合作提案、廣告刊登、贊助,請來信至 

資深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數位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