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YST)

滂沱大雨的夜晚,我收到一條來自溫先生的私訊。

今年 38 歲的溫先生,來自馬來西亞檳城,是一名導遊兼領隊人員。
他黝黑、短小、極不出眾的外表,反而更挑起了我強烈的興趣。

起初我們以英語交談,溫大哥突然丟出了一句華語,那濃濃的口音更添加了幾分南洋風情的迷人魅力。


(圖/YST)

我領著溫大哥到捷運站旁一家台版西式簡餐,從菜單上選了過甜的奶昔和溫熱的漢堡,邊讚揚著臺灣是個多麼先進又民主的國家。(當時新逢同婚法案通過,使臺灣成為全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化的國家。)
我們聊著「多元性別文化」在亞洲的追求與演進,我暢談著臺灣民主的歷程,並恭聽著大馬華人的教育格差。

眼看著就快到了門禁,我們匆匆地用完餐,快步走回捷運。
路過捷運公廁時,我們下意識地看了對方一點,這是一種默契、同時也是一項暗示,
我們前後進入了包廂、退下簡潔衣裝、纏綿著擁簇,直到潰堤著爆了發。


(圖/YST)

結束後,我們依序從公廁步出。相較於溫大哥離席的匆促,年輕的我反而顯得冷靜。
這樣的我,究竟是成熟?是穩重?是問心無愧?還是不知羞恥?
然而是什麼都好,其實不必太過癥結。
只要身體愉悅、問心無愧,我想,那便是老天爺給予我的一生中最大的恩惠。

-

文/不乖倪懇

城户士郎在大學恩師的葬禮上與以前的同級生純文作家木島理生再會開始。

過去學生時代的木島作為小説家發揮了其才能,雖然身為學生卻獲得了很大的獎項。城户嫉妒木島的才能,但是因為讀了木島的作品,充分了解到自己沒有才能,所以放棄寫小説,成為了色情小説的編輯。

但是,重逢的木島生活也不如意,面臨着小説家的壁壘。於是城户向木島提出要不要寫色情小説。此後,城户為了自己的方便,打算讓木島成為色情作家的蒲生田鬱夫的弟子。蒲生田為了讓自己的公司出版他的遺作,利用了木島。但是,因為木島理生這個名字,蒲生田誤以為是女性,對城户非常生氣。作為讓木島成為弟子的條件,反而讓木島和城戶的關係起了變化...《情色小說家:靛藍色的心情》GagaOOLala 線上看🌈https://bit.ly/38dH8XK

歡迎聯繫合作窗口☞Jacob:[email protected]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