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主要索引標籤

【學豪】28歲教我的10件事

文/學豪(HSUEH HAO) 回首這一年,發生了很多事,也學到了一些事。 時間留下遺憾,也讓人學到寶貴的人生課程,以下是我在 28 歲深刻體會到的 10 件事,但願你也能獲得些許啟發。 1. 你的認知,可能是某種形式的誤解 我們經常透過別人的口去認識新的人、事、物,也在不知不覺形塑出一種「偏見」的輪廓。當你不知道一件事情時,別人的評論、...

【學豪】一個人愛不愛你,和他能陪你多遠無關

文/學豪(HSUEH HAO) 時至夏日,再次憶起,已經是多年前,不確定那個人心中是否還有自己,但可以確定的,是後來的日子,恍惚間都有那個人的影子,只是或多或少而已。 彼時,我們曖昧地倚偎在彼此懷抱看著《初戀那件小事》,你在我耳邊輕聲說「不要變得和主角一樣」,可惜,你所囑咐的,我後來都沒有做到,我不僅愛到忘記自己,也忽略了友情,最後,...

【學豪】如何維持一段長久關係?也許,你需要的是「距離」

文/學豪(HSUEH HAO) 不知不覺我和男友已經交往一年半,打破了歷年來的最高紀錄,他是不得不北漂工作的青年,我是熱愛南部生活步調的男子,彼此聚少離多,平均一個月見上一面,保持每晚睡前一通視訊的習慣,看著彼此的臉龐,分享彼此的生活日常,好似微不足道,卻是無比的幸福滿足。 距離,並沒有沖淡彼此的愛意,反而越發濃烈穩定。...

【學豪】請給「突然消失」的朋友,更多獨處的空間

文/學豪(HSUEH HAO) 幾年前,我的大學同學 Y 從澳洲打工度假回國後,便開始與身旁幾位朋友「失聯」,我們用盡各種方式都聯繫不上他,讓幾位好朋友倍感焦慮和失望。一位和他最要好的閨蜜 S 氣得批評他「無情」,多年的深厚友誼一夕間化為烏有,直言看清 Y 的真面目。 彼時,我經常於深夜接到 S 的電話,聽她抱怨起 Y 的「人間蒸發」,S...

【學豪】幸福,在決定刪除「交友軟體」之後

文/學豪(HSUEH HAO) 幾年前,我在交友軟體上認識新的對象,他是一位美髮師,初次約會時,提醒我交往後會繼續使用交友軟體,他解釋不是為了和別人搞曖昧,而是想要透過交友軟體賺取收入、約客人到家裡剪頭髮,並強調會在交友軟體上放上我們的合照,證明自己非單身。 起初,我對他「繼續使用交友軟體」的作法感到質疑,在一起之後,...

【學豪】也許,沒有所謂的「錯的人」,只是你我存在於不同的頻率上

文/學豪(HSUEH HAO) 還記得大學時期,我認識一位學弟,我們偶爾相約聚餐玩樂,打發時間,看似友好的交情,彼此卻有說不上來的「距離感」。也許,和「身份」有關,他始終對私人的感情三緘其口,而我也從不旁敲側擊,留給對方更多隱私。直到畢業後的某一天,他獨自邀約我吃飯並大方地出櫃,透露自己遇見了一個人。 彼時,他透過交友軟體上認識一位新的對象,...

【學豪】單身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它會讓人否定自我的價值

文/學豪(HSUEH HAO) 幾年前,我透過交友軟體認識一位新的對象,約會幾次後便決定交往。彼時,我並沒有被愛情沖昏頭,很快地從粉紅色泡泡中抽離,意識到彼此的價值觀、生活習慣、個性相處等皆不契合。當一段關係裡,不開心的事大於開心的事,「錯的人」的標籤也在我腦中浮現,一週後,隨即提出分手。 還記得那一晚,正當我準備離開他的住屋處時,...

【學豪】有一種直男給的祝福,你可能永遠都不會忘記

文/學豪(HSUEH HAO) 回憶高中時期,我有一位好朋友 LY,畢業後,我們依舊保持聯絡,他是少數幾位比較早知道我是同志的高中同學。多年來,他看著我一次次在感情裡跌跌撞撞,除了陪伴,更多的,是耐心地傾聽。 還記得當初離開台灣、消失在朋友圈裡, LY 依稀能感受到我不想被打擾的心境,於是,我們便漸漸地失去聯絡。直到從朋友那得知他即將結婚後,...

【學豪】哥或弟?感情是互相的,請別急著幫自己貼上標籤

文/學豪(HSUEH HAO) 不同於過去以我個人的故事為主軸,這次,我邀請部落客郡郡( 郡俏哲理 )分享他內心深處鮮少被談起的愛情故事。 回首過去三段較深刻的戀情,郡郡毫不保留地點出自己在愛情裡犯下的錯誤,以及從中學到的分手課程,相信也能喚起你的共鳴,值得我們一起參考和學習。 眼不見為淨,絕對不要看對方的手機 學豪(左)與郡郡(右)訪談 (圖/...

【學豪】把男友追回來,是我今年做過最棒的決定

文/學豪(HSUEH HAO) 再過幾天,就是 2019 年了!相信很多朋友正思索著對來年的期許和目標。時至年底,我都會不自覺地回顧起今年發生的大小事,試想今年做過最美好的決定。這不僅可以幫助我釐清自我的價值和定位,並在發現自己更進步時,深深感激此刻擁有的一切。 哪怕 2018 參雜著些許不順利和不愉快,過去的已經過去。抱持著知足與感恩的心,迎接...

【學豪】當遺憾填滿青春:五年後,前男友終於答應和我見面

文/學豪(HSUEH HAO) 回憶當兵時期,我有一任交往一年的男友 YC。他是我的軍中學長,經常在連上幫助我。退伍後,我們才更熟悉彼此,決定開始交往。YC 陪伴我度過那一年青春時光,有歡笑,也有淚水。 彼時,我習慣以「愛」作為出發點,渴望修正從另一半身上發現的缺點以及不良習慣,如此瘋狂的程度,就連他的居家擺設也要干涉。我曾以「風水」作為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