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學豪】有一種直男給的祝福,你可能永遠都不會忘記

文/學豪(HSUEH HAO) 回憶高中時期,我有一位好朋友 LY,畢業後,我們依舊保持聯絡,他是少數幾位比較早知道我是同志的高中同學。多年來,他看著我一次次在感情裡跌跌撞撞,除了陪伴,更多的,是耐心地傾聽。 還記得當初離開台灣、消失在朋友圈裡, LY 依稀能感受到我不想被打擾的心境,於是,我們便漸漸地失去聯絡。直到從朋友那得知他即將結婚後,...

【學豪】哥或弟?感情是互相的,請別急著幫自己貼上標籤

文/學豪(HSUEH HAO) 不同於過去以我個人的故事為主軸,這次,我邀請部落客郡郡( 郡俏哲理 )分享他內心深處鮮少被談起的愛情故事。 回首過去三段較深刻的戀情,郡郡毫不保留地點出自己在愛情裡犯下的錯誤,以及從中學到的分手課程,相信也能喚起你的共鳴,值得我們一起參考和學習。 眼不見為淨,絕對不要看對方的手機 學豪(左)與郡郡(右)訪談 (圖/...

【學豪】把男友追回來,是我今年做過最棒的決定

文/學豪(HSUEH HAO) 再過幾天,就是 2019 年了!相信很多朋友正思索著對來年的期許和目標。時至年底,我都會不自覺地回顧起今年發生的大小事,試想今年做過最美好的決定。這不僅可以幫助我釐清自我的價值和定位,並在發現自己更進步時,深深感激此刻擁有的一切。 哪怕 2018 參雜著些許不順利和不愉快,過去的已經過去。抱持著知足與感恩的心,迎接...

【學豪】當遺憾填滿青春:五年後,前男友終於答應和我見面

文/學豪(HSUEH HAO) 回憶當兵時期,我有一任交往一年的男友 YC。他是我的軍中學長,經常在連上幫助我。退伍後,我們才更熟悉彼此,決定開始交往。YC 陪伴我度過那一年青春時光,有歡笑,也有淚水。 彼時,我習慣以「愛」作為出發點,渴望修正從另一半身上發現的缺點以及不良習慣,如此瘋狂的程度,就連他的居家擺設也要干涉。我曾以「風水」作為藉口,...

【學豪】愛得如此卑微,也算是一種愛

文/學豪(HSUEH HAO) 他把自己縮得好渺小,為了不失去戀情,忍痛將男友分享出去 ... 當兵時,我認識一位個性老實又開朗的朋友 YR,退伍後我們偶爾聯絡,儘管生活於同座城市,卻鮮少見面。多年來,我明白 YR 的「安靜」意味著日子還算快樂、過得去。然而,每當他主動聯絡我時,我便知道他最近過得不太順心,想約我出去走走。每回見面,...

【學豪】哪怕同溫層再厚,也要笑著繼續相信

文/學豪(HSUEH HAO) 11 月 24 日,九合一大選夜晚,同志朋友再一次被殘酷的社會狠狠地回了一擊,那一拳扎實地擊中要害,宛如徹底地宣告自己「失敗」了。 那一晚,我和許多同志朋友一起守在螢幕前,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龐大又懸殊的數字澆熄了我的滿腔熱血、摧毀了我的所有期待。台灣人化為一張張冰冷的選票,透過總數分裂我熟悉的價值觀,...

【學豪】關於反同,有一天,你會赫然發現自己的錯誤

文/學豪(HSUEH HAO) 當我懂得越多,越覺得自己的無知; 當我看得越多,越覺得世界的未知 九合一大選前,台北舉辦了第十六屆台灣同志遊行,吸引許多不分性別、年齡、宗教、國籍的朋友共襄盛舉,人數也突破多年來的紀錄。我身旁有不少朋友特別北上參與這項活動。隔天一早,我卻收到了一封訊息。 好友 AH 寫下:「我同事在討論遊行的新聞,完全被萌萌(...

【學豪】發現對方拔掉保險套後,我與朋友一起走出焦慮

文/學豪(HSUEH HAO) 有時,令人沮喪的,並非來自不理解你的圈「外」人 幾個月前,我收到好友 CH 的 LINE 訊息,正因為夠熟,他開頭第一句便是:「明天有沒有空,陪我做匿篩。我剛剛被人拔套了!」他凌晨一點多傳來,我直到早上醒來才看到,字裡行間感受到他的急迫性,睡眼惺忪的我隨即回訊。 CH 透露昨晚在交友軟體上約炮,...

【學豪】在互傳「早安」、「在幹嘛」之後,我選擇離開不當第三者

文/學豪(HSUEH HAO) 從別人手中搶走幸福,那份愛也不會持久 … 今年農曆春節前,我在健身房認識一位新朋友 CW。我們經常巧遇,上過幾堂有氧課程,聊過幾次天。有一回運動完,我主動約他一起吃飯,分享彼此的健身經驗和生活日常。那天,用餐的氣氛格外自然放鬆,我可以感受到 CW 是一位幽默又慢熱的人。隨後,我們交換了聯絡方式,...

【學豪】我向前男友拿回當初送給他的禮物

文/學豪(HSUEH HAO) 勇敢找回屬於你自己的回憶。再見時,記得向對方說聲感謝 近幾年,台灣吹起一波波新的幸福運動,書店暢銷排行榜上擺滿印有「斷捨離」字體的書籍封面,道盡現代人的內心世界。談起這類的清理模式,其核心價值便是把握當下。與其把時間花在過去不重要的人事物上,我們更該拋下許多雜念,迎向嶄新的未來。 然而,...

【學豪】當我決定向認識 20 多年的好友出櫃

文/學豪(HSUEH HAO) 說出自己是同志不難,較棘手的,是它藏著破壞友情的風險 回顧求學階段,我和不少同志朋友一樣,對自己的「身份」感到迷惘與恐慌。當時,為了讓自己看起來夠「正常」,寧可偽裝自己、築起高牆、壓抑情緒,也不願和好朋友分享內心世界。日復一日,只求同學們不要對我產生好奇和疑心。然而,就在大學畢業前,我對自己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