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文/不乖倪懇

:你真是個俊美的男孩,你身上無一處不深深吸引著我,如果你願意,我想對你誠實一次。

我們認識嗎?(電腦另頭,我一頭霧水的回覆著訊息)

:我是瑟夫,你的英語學校的同學。

 


(圖/不乖倪懇)

瑟夫,來自杜拜,是個虔誠的穆斯林信徒,不吃豬肉、滴酒不碰,和班上所有同學保持著非常和睦且良好的關係。

現在是凌晨兩點鐘,瑟夫說想單獨聊聊。
好吧!反正我還不想睡,Home 爸 Home 媽剛好去愛丁堡拜訪親戚,估計得要明天一早才能回來。

不到半小時,瑟夫已抵達我家門口,我躡手躡腳的領他進我房內。
在已熟睡的公寓裡,我小心翼翼的鎖上門、闔上窗簾,並為自己留下一盞檯燈。

 


(圖/不乖倪懇)

YDD5TW^)hB_mQB59AAJuMM&EJSuxoV#5qG=Ze0TD+ZWDmkF&d7弱的橙光,映照在他黝黑而精壯的膚體上,他退下淺色襯衫,欲拒還迎的向我展示他的錦囊,錦囊裡的巨獸像蟒般堅實而巨大,著實令人興奮卻也不寒而慄。

潔白的單人床,兩具截然不同的軀體,我們的喘息聲交織著床板間的吱吱作響,就像一首加快版的重金屬華爾滋。

口中的唾液像未釀的白葡萄酒,纏綿的體溫如剛出爐的巴馬乾酪,我們大口飲盡彼此,如同暢食人間煙火。

煙火最美時分,莫過於匯集至高處那稍縱即逝的短暫片刻。
過了今晚我們依舊是朋友,而且是別具意義的朋友。

 


(圖/不乖倪懇)

2018.04,於英格蘭。

-

文/不乖倪懇

城户士郎在大學恩師的葬禮上與以前的同級生純文作家木島理生再會開始。

過去學生時代的木島作為小説家發揮了其才能,雖然身為學生卻獲得了很大的獎項。城户嫉妒木島的才能,但是因為讀了木島的作品,充分了解到自己沒有才能,所以放棄寫小説,成為了色情小説的編輯。

但是,重逢的木島生活也不如意,面臨着小説家的壁壘。於是城户向木島提出要不要寫色情小説。此後,城户為了自己的方便,打算讓木島成為色情作家的蒲生田鬱夫的弟子。蒲生田為了讓自己的公司出版他的遺作,利用了木島。但是,因為木島理生這個名字,蒲生田誤以為是女性,對城户非常生氣。作為讓木島成為弟子的條件,反而讓木島和城戶的關係起了變化...《情色小說家:靛藍色的心情》GagaOOLala 線上看🌈https://bit.ly/38dH8XK

歡迎聯繫合作窗口☞Jacob:[email protected]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