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文/郭育志


(圖/發咪咪)

第一堂愛情沙龍裡,我與同學們交換了彼此的「初戀」。
看著這群稚嫩的大學生,有人已在青春的歲月裡經歷了多場戀愛,
也有人自嘲母胎單身,並殷殷期盼著初戀到來。

我請有過戀愛經驗的同學們,聊聊他們的初戀。
從他們口中,我彷彿走過時間長廊,

看著他們提及初見面的嬌羞,直到分手後的憎憤。

在這短短2個小時裡,他們的情緒彷彿得到了最大的宣洩。


(圖/發咪咪)

然而,那些還沒談過戀愛的同學。
我則請他們,寫下對愛的渴望。
我原先預期他們會著重於男友的外表、工作甚至財富能力。
然而意外的,他們卻更在意對方個性是否相投,以及是否願意花費時間來陪伴彼此。

其中,更有許多同學,至今仍遲遲忘不了初戀。
或許正是人生的初次吧!

你還記得你的初戀,是個什麼樣的人嗎?
是體育系學長?是隔壁班同學?是情竇初開?還是輾轉的徹夜難眠?


(圖/發咪咪)

或許每個前男友都是一個天使,他們在我們最殘破不堪時降臨到我們身旁,
但當我們足夠擁有幸福的瞬間,他們便會轉身,繼續去照顧那些還在受苦的人。

至少我們都曾在他們胸口,得到過片刻的溫暖和滿足,不是嗎?
謝謝他們的出現,也謝謝他們的離去。
就像袁詠琳在《終於勇敢了》裡寫下的:「勇敢說再見,才會遇見最好的。」

-

文/郭育志
攝/發咪咪

城户士郎在大學恩師的葬禮上與以前的同級生純文作家木島理生再會開始。

過去學生時代的木島作為小説家發揮了其才能,雖然身為學生卻獲得了很大的獎項。城户嫉妒木島的才能,但是因為讀了木島的作品,充分了解到自己沒有才能,所以放棄寫小説,成為了色情小説的編輯。

但是,重逢的木島生活也不如意,面臨着小説家的壁壘。於是城户向木島提出要不要寫色情小説。此後,城户為了自己的方便,打算讓木島成為色情作家的蒲生田鬱夫的弟子。蒲生田為了讓自己的公司出版他的遺作,利用了木島。但是,因為木島理生這個名字,蒲生田誤以為是女性,對城户非常生氣。作為讓木島成為弟子的條件,反而讓木島和城戶的關係起了變化...《情色小說家:靛藍色的心情》GagaOOLala 線上看🌈https://bit.ly/38dH8XK

歡迎聯繫合作窗口☞Jacob:[email protected]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