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化名為 Maria 的俄羅斯 LGBT+ 人權倡議者,她表示自從普丁入侵烏克蘭,俄國境內就出現酷兒族群的逃離潮。

普丁對烏克蘭發動的戰爭透露出他的帝國夢,他要讓俄羅斯恢復蘇聯的榮光。Maria 說,這個可能的未來,並不包含 LGBT+ 族群在內。

延伸閱讀:蒐集入侵俄軍情資 連 Grindr 都用上了?


(圖/@OLGA MALTSEVA AFP/Getty)

Maria 透過遠端連線的方式接[email protected]=g=cI(u%AUSGOeYUN5u(e受美媒訪談,她直接將俄羅斯對烏克蘭採取的軍事行動描述為戰爭。這對我們也許理所當然,它就是戰爭沒錯;問題在於,俄國官方一直堅稱這是「特殊行動(special operation)」。

為了固守這個謊言,俄國政府甚至表明,用戰爭來稱呼這場行動的做法都是犯罪,可處以最高 15 年的徒刑。

「根據俄羅斯的法律,我們只能叫它『特殊行動』。」Maria 焦慮地表示:「如果我們談論實際的傷亡人數,就形同叛國。」這就是為何 MarGM4$$U*mMe=xR(zAjGo_0aa_OvqhY$glsI3MHcyBwJSi=ZymU2ia 要使用化名。

她知道站出來發聲是道德上正確的事,但她也明白,俄羅斯的酷兒族群都仰賴她的協助,所以她必須保護自己。


(圖/@GERARD JULIEN AFP/Getty)

俄羅斯從 2014 年起,禁止所謂的「同性戀宣傳(gay propaganda)」,也就是不能「提倡」同性戀行為。這不是第一次、可能也不是最後一次,俄國政府打壓 LGBT+ 族群。

2020 年時,Vr7e3qR9ogUjgiYwh)tM=aAfi6O2Q7(FAG_^r%kgRA&EcUWLu0俄國政府就嘗試要在法律層面上抹除跨性別的存在,但最後失敗。而修憲案除了延長普丁的任期,更徹底封殺同性婚姻。

針對 LGBT+ 的暴力行為不斷在俄國社會上發生,俄國政府也和車臣境內的同性戀肅清行動有關,有許多人遭到綁架、酷刑甚至殺害。

不過,像 Maria 這樣的倡議者仍然堅守在當地,努力想要改變社會,並為俄羅斯的酷兒族群打造一個更美好的未來。但K9AUHcw02GOfcIp_ppRfG5M1LwWOh0asWI=*!WYSyqUOPF64*x在對烏戰爭開打後,社群內部對於改變所抱持的希望正逐漸式微。

「我覺得 LGBT+ 族群都同意,如果體制越來越壓迫,可能就代表他們會開始針對少數和弱勢的群體。」Maria 說道:「會不會明天一早醒來,我們就回到 90 年代以前、回到那個身為 LGBT+ 等於觸犯刑法的年代?我們真的不知道。我覺得大家都很怕這樣的狀況,所以他們才要離開。」


(圖/@MALTSEVA AFP/Getty)

麻煩之處在於,很多人都是在匆忙之下離開的,這意味著他們可能沒有事先準備好足夠的支持資源。

「舉例來說,他們可能不知道,他們的俄羅斯銀行卡在國外沒辦法用,所以他們會處在一usQFKhbMVEOXJJ5g!#Jz&HY*TuuqayMl0mEfhLt!II+gK(NS_p個沒有錢、遠離財務資源又不知道該去哪裡的狀況。」Maria 表示:「就算你離開了,如果你沒有其他國籍,你最多也就只能待在其他地方三個月到半年,那再來該怎麼辦?」

由於狀況惡化得太嚴重,Maria 正考慮要為逃到國外的 LGBT+ 俄羅斯人設置庇護所。不過她現在把大部分的心力都擺在幫助烏克蘭的 LGBT+ 族群。她也開始懷疑,在日益壓迫的國家裡,她該如何繼續她的工作、該如何繼續為社群倡議。

Maria 說:「有時候我會感到絕望,因為我不相信我在俄羅斯還有辦法繼續當個 LGBT+權利運動者。」她知道有些運動者離開是因為他們的伴侶是男性,他們怕會被徵召去參與那場他們反對的戰爭。「他們覺得自己必須離開,才不會成為這個政權侵犯別人的幫兇。」

延伸閱讀:

看更多《國際新聞》文章

-

譯/Kevin

Source: PinkNews


任何合作提案、廣告刊登、贊助,請來信至 

資深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數位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