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前一篇專訪:嘎專訪|亞洲跨國同婚第一人,成功挑戰體制的同志伴侶阿古:我知道不簡單,但是我沒有想到原來這麼難(1/2)

嘎嘎台跟著阿古信奇在登記完成以後回到下榻飯店,聊了聊跨國同婚這一路走來的想法。阿古信奇兩人心情舒展,阿古鬆開襯衫領口幾顆扣子,隱約可見厚實的胸肌形狀。

說到胸肌,阿古最近在 IG 上大方地向粉絲朋友們展示他努力運動的結果:粗壯的手臂、引人注目的胸肌、健康黝黑的小麥膚色,貼文也詳實記錄了自己的運動菜單。

眼前這位來自澳門的大男孩已經脫離幾年前的稚氣,轉變成一位成熟自信的男人,當然,現在也是人夫了。


(圖/@guziferleong/Instagram)


Q:成為跨國同婚的焦點後,你們的生活有了什麼樣的轉變?

實際上沒有太大的轉變,只是多了很多訪問,講話就要用字更精準,但我本來心理師的工作也很要求用字,所以對我的影響不太多,也是為什麼在大部分的訪問都會由我來回應,其實信奇也是很會說(兩人微笑相視);除此之外日常生活也會遇到支持跨國同婚的朋友在路上突然走過來跟我們加油,或是在賣場會被認出來問現在跨國同婚的進度之類的。


Q:IG 最近在放送新鮮肉體,怎麼會特別想要秀出身材?


(圖/@guziferleong/Instagram)

被問為什麼都在脫衣服都覺得很想笑…我練得那麼辛苦那麼累,一天做 365 下伏地挺身,還特別買了一張椅子,在屋頂上好好曬太陽,這樣的成果不炫耀一下對不起自己吧?

我其實想表達的是自己是很多「矛盾」的集合:做社運又練肌肉、做甜點又上街、顧家又衝鋒陷陣、愛漂亮又宅。存在即合理,我一直都不是任何的典型,而且努力的結果有什麼好害羞的,我覺得我很棒!我的努力很棒,我的毅力很棒,我對自己生命的詮釋也很棒,就想在社群上分享。


Q:說到社群的肉體照,未來會有更多賣肉的作品嗎?給粉絲朋友一些精彩好料! ?


(圖/@guziferleong/Instagram)

你是說跟信奇一起在 Only Fans 上放福利給粉絲嗎?這樣要賣什麼呢?還是乾脆製作「原味磅蛋糕」搭配運動完流汗直接拿來做成「鹽之花」調味。(抹汗、撒鹽)(大笑)


Q:兩人剛在一起的時候,台灣同婚尚未通過,當時你(們)是如何規劃彼此的未來?

當時的規劃是「一片空白。」所以聽到飄洋過海來看你的歌詞「不管將會面對什麼樣的結局」,就整個大噴淚!當時很單純,跟所有的跨國同婚伴侶一樣,不能結婚,只是想盡辦法可以生活在一起就好。許多跨國同志因為結婚而很難一起為未來生活規,當時我們也只是見一步走一步,生活在一起再說,兩個人在一起生活再苦也好至少牽著彼此的手。


Q:雙方家庭給予了哪些行動來支持你們的結合?


(圖/@guziferleong/Instagram)

「結合」?XD他們沒買KY給我們,但給我們地方住可以好好的打波兒(?)

其實我們爸媽都給了很多支持,不管是感情上還是生活上;像我媽跟我姐在2019年時幫我們辦了場婚禮,讓我們都知道我家認定了彼此,我爸也是一直讓我們知道如果在台灣待不下去家裡隨時都可以回去。信奇的爸媽就更實際一點,回來高雄我們創業的空間是他們贊助的,現在我們的家也是信奇家的物業,他們雖然不善表達感情討論我們的關係,但一直以來對我跟對信奇都一樣愛護有加,也把我當成一家人的照顧。

我覺得,家人的支持在婚姻當中佔了很大的充分條件,雖然不是「必要」,但有家人的支持真的會讓生活遇上挫折時不會折損到彼此的感情,我們可以走到現在,家人的支持是很重要的。


Q:現在婚姻終於有了法律保障,你(們)想對那些曾經不看好你們的人說什麼?


(圖/@guziferleong/Instagram)

這題可以打100000字(笑)。

說真的沒什麼話想跟他們說,他們不會需要我的原諒,我也不會原諒他們;在氣話以外唯一想說是,就算是我討厭的人,我看到別人幸福一樣會感到幸福,因為每個人都有幸福的權利,這是人權,希望那些曾經不看好我們的人都知道什麼是人權,也希望他們都會幸福,因為我們往後都會很幸福,其他跨國伴侶接下來也一定會走進幸福,不看好的人就放下仇恨吧。


Q:2021年8月13日正式在台灣登記成為合法同性伴侶,你們怎麼慶祝?接下來打算做些什麼?

當天會跟一路上的平權伙伴小聚餐一下,畢竟還在疫情中,正式的婚宴也要等澳門家人可以飛來台灣之後才會辦,可能還要等上一些日子;而接下來其實還是要推動跨國同婚,畢竟這件事我是發起人之一,我們[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MI*l4&oKm(WmIBxQ)E(wl&J_3LWpIdK=登記成功固然是開心的,但回到運動層面,我們的登記僅是個法律缺口,我們還是會繼續推動跨國同婚,在往後的活動也會繼續看到我們出現。

個人的計畫我正在著手寫書,把這幾年來的奇幻之旅寫成文字,希望可以留下來帶給更多人勇氣與力量,大家可以看我跟信奇的粉專「部長與部長的部屋」,如果有新消息我們都會跟大家說。在去年高同遊總召卸任後,多了很多自己的時間,也開始很認真運動,希望自己在步入中年之後可以留下更多美好的事,無論是感情、身體、故事,還是帶給眾人的勇氣。


Q:雙方家庭、身邊好友、事業夥伴和街訪鄰居,如何成為你們婚姻上的幫助和祝福?


(圖/@guziferleong/Instagram)

我覺得我雖然很難相處,但真的是個幸運的人,特別是身邊的人都會對我愛護有加。雙方家人就不用說了,沒有他們的支持與幫助,我們也很難可以走下去,更不可能花那麼多時間做倡議的事,信奇媽媽常唸我們說:「你們要認真工作,多花點時間經營!」但她從不阻止我們為眾人努力,畢竟她自己也有經營NGO幫助別人。

身邊好友跟街坊鄰居其實就是去年高同遊的團隊,我們的朋友、菜市場的鄰里、客人,通通都成了我們的團隊,大家不管是去年同遊還是跨國同婚的路上,總是幫忙很多。


Q:想對曾在這條平權路上幫助過你們、支持你們的人說?


(圖/@guziferleong/Instagram)

「感謝」無法表達我們的謝意,在平權路上,我們付出很多,但受大家幫助更多。

我很記得當年我們剛回來台灣,因為同愛一家的拍攝認識了 Gagaoolala 的創辦人 Jay,他當時說有需要幫忙,不管是運動還是個人都可以跟他說,我們雖然沒有厚臉皮一直找他幫助,但每當跟平權有關的事我都會向他請益求助,他每次都義不容辭的答應。

在跨國的推動上,要感謝的當然是伴侶盟的至潔跟律師團,我們一直都是戰友,在跨國同婚的倡議路上,我們總是共同進退,就算有時有不同意見,但我們總是一直相信彼此,盡力為跨國同婚的推動努力;還有愛最大的蔣哥,因為飄洋過海來看你引起社會共鳴,以及一路上為跨國同婚作出各種報導的記者媒體,因為有大家的關心才會引起社會的關注。

接下來,我們還是要一起努力下去,一起把跨國同婚實現。

看更多《嘎專訪》文章

-

文/Jacob

城户士郎在大學恩師的葬禮上與以前的同級生純文作家木島理生再會開始。

過去學生時代的木島作為小説家發揮了其才能,雖然身為學生卻獲得了很大的獎項。城户嫉妒木島的才能,但是因為讀了木島的作品,充分了解到自己沒有才能,所以放棄寫小説,成為了色情小説的編輯。

但是,重逢的木島生活也不如意,面臨着小説家的壁壘。於是城户向木島提出要不要寫色情小説。此後,城户為了自己的方便,打算讓木島成為色情作家的蒲生田鬱夫的弟子。蒲生田為了讓自己的公司出版他的遺作,利用了木島。但是,因為木島理生這個名字,蒲生田誤以為是女性,對城户非常生氣。作為讓木島成為弟子的條件,反而讓木島和城戶的關係起了變化...《情色小說家:靛藍色的心情》GagaOOLala 線上看🌈https://bit.ly/38dH8XK

歡迎聯繫合作窗口☞Jacob:[email protected]

延伸閱讀

你也會喜歡

回應